戏如人生 人生如戏

婺剧小生周子清二三事

作者:导报记者 王向阳/文

已有14078次阅读发布时间:2016-06-24字号:


    周子清生活照

周子清在婺剧《轩辕飞天》中饰演轩辕皇帝。

   周子清曾经是浙江婺剧团的当家小生。1985年11月,在第二届浙江省戏剧节上,他和搭档张建敏、陈美兰、赵姝珠等人因合演婺剧折子戏《断桥》脱颖而出,分别获得“青年演员一等奖”、“浙江省艺术明星奖”、“浙江省新花奖”等荣誉。时隔近三十年,如今他在浙江文化馆从事戏曲导演工作,说起舞台往事,依然激情澎湃。

记了台词 忘了门槛
   1979年,自幼喜爱表演艺术的周子清跟着舅舅来到剧团——浙江省浦江县城北婺剧团玩耍,帮助放幻灯片。谁知这一放就是七八个月,让他渐渐地爱上了戏剧表演。
   当时剧团在浙江省义乌红星剧场演出,因为人手不足,临时叫周子清凑凑数,跑跑龙套,在《蝴蝶杯》里扮演一个老家院。这个角色甚为简单,只有一个动作,上台以后,跨过门槛,来到堂前,只有一句台词:“报——卢杞丞相到!”事先,老师再三叮嘱他,在禀报之前,千万不要忘记跨门槛这个动作。
   到了演戏的那天,周子清扮演的老家院上台,“报——卢杞丞相到!”虽然千叮咛万嘱咐,可他临场还是忘了做跨门槛的动作,扮演老爷的老演员随机应变,临时加上一句:“家院,你再到门口看看,是谁来了。”“是!”家院走到舞台边,舞台监督推着他再次上台,这次没有忘记跨门槛的动作,站在应该站的位置,内心一激动,却忘了台词,呆在那里。扮演老爷的老演员再次救场,特意提醒:“家院,是不是卢杞丞相到了?”“是是是!”家院终于找到了下来的台阶。“无用的奴才!”老演员又添上一句,救得天衣无缝,观众还以为剧情本来就是这样设计的。
   传统戏曲是一门综合艺术,唱、念、做、打,样样要会,还要相互协调。演主角不容易,跑龙套也不容易!

一席色香味俱佳的火腿宴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生活就是戏剧。有“昆曲第一小生”之称的汪世瑜,为弟子周子清合作做的一席色香味俱佳的“火腿宴”,虽是生活琐事,却蕴含深刻的艺术哲理。
   1985年11月,在杭州举行的第二届浙江省戏剧节上,浙江婺剧团携新排的传统折子戏《断桥》参演。评委席上,汪世瑜看到在剧中扮演许仙的小生周子清唱、念、做俱佳,赞赏他是可塑之才。同在评委席的浙江婺剧团团长郑兰香顺水推舟,建议他收周子清为徒。
   拜师之前,周子清一行来到杭州市朝晖二区,第一次登门拜访汪世瑜。他带了一只家乡的特产金华火腿,作为送给老师的见面礼。汪世瑜设宴款待,亲自下厨,用预先准备好的菜蔬作原料,再用周子清送的火腿作点缀,炒了一席色香味俱佳的“火腿宴”。
   在厨房里,汪世瑜当上手,掌勺炒菜,周子清当下手,洗菜切菜,师徒俩一齐忙开了。第一道是浙江名菜“金银蹄”。用一只红色的火腿蹄髈和几根胴骨,配上一只白色的新鲜蹄髈,加少许黄酒和生姜,煮在一起,有红有白,故称“金银蹄”,上海话叫做 “一搭鲜”。这道菜的特色是色泽红润,肉质酥糯,鲜咸浓香,汁稠味醇。将“金银蹄”捞起以后,汪世瑜用剩下的火腿汁炒了雪菜、油焖笋和蚕豆,再用火腿芯炒莴笋,蒸鲫鱼。炒莴笋的时候,选择带肥的火腿肉,切成火腿丁,精肉酱红色,肥肉无色,莴笋绿色,辣椒红色,四色搭配,赏心悦目。先将锅子烧烫,加油少许,等到快要冒烟的时候,加火腿丁,再加莴笋,用旺火烧,三下两下就炒好了。
   下得厨房的汪世瑜,化身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妇男”,丝毫不见舞台上表演艺术家的架子。这让初次见面、本来有些拘谨的周子清感到分外亲切,慢慢地放开了。汪世瑜切菜细致,排菜清楚,有条有理,有章有法,生活中的炒菜跟舞台上的演戏,实有相通之处。
   周子清还没有学习汪世瑜的表演艺术,就先学习他的烹饪艺术,老师是言传身教,徒弟是心领神会。从此,在舞台上酷爱表演艺术的周子清,在生活上也爱上了烹饪艺术。

以水代油 以茶代酒
   说起戏剧界师徒感情普遍比较淡漠的现状,周子清深有感触地说,都是金钱惹的祸。以前的入室弟子,师徒亲如一家人,要感情不深都难。他早年拜在昆剧巾生魁首汪世瑜的门下,在艺术和生活上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时隔近三十年,他依然记得以水代油、以茶代酒这两件趣事。
   有一天,周子清到杭州市朝晖小区汪世瑜的家里学戏,这是五十来个平方米的两室一厅。恰好师傅已出差,师娘要上班。临行,师娘跟他说,师傅可能回来吃中饭,冰箱里面有菜蔬,可以自己烧着吃。
   临近中午,周子清准备做午餐。可他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油,因为在农村里长大,只认识猪油和菜油,打开装着色拉油的塑料瓶盖,闻了一闻,没有油香,不知道这是一种比菜油更纯净的食用油。没有油,怎么办?只得以水代油,那天他做了几个小菜:雪菜炒青豆、肉丝炒茭白和番茄鸡蛋汤。
   菜烧好了,师傅也回来了。汪世瑜拿出老酒,边喝酒边夹菜,吃得津津有味。周子清忐忑不安地问师傅菜的味道如何,汪世瑜回答不错。直到这时,悬在周子清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道出了菜里没有放油的缘由。汪世瑜闻言,夸他聪明:“没有油,菜的色香味更加本色。”
   为了感谢师傅的教诲之恩,周子清每年将家中在清明、谷雨前采摘的少量茶叶,送到汪世瑜家里。每当这时,汪世瑜总是像慈祥的父亲,和蔼地说:“这样的好天气、好时辰,把茶泡好。”他先用开水把两个玻璃杯荡一荡,清清爽爽,然后放进一小撮茶叶。过了五六分钟,再冲开水,小小的茶杯里顿时翻江倒海。他边泡茶边说人生哲理:“品茶就是品人生。现在人心浮动,纷纷下海经商,就像杯里的茶叶一样翻江倒海。你再仔细观察,好的茶叶一支一支沉下去了,竖起来了,而那些茶梗随着泡沫,浮上来了。”听着这意味深长的比喻,周子清心里顿时豁然开朗。
   俗话说浅茶满酒,自己喝茶,倒满七八分就够了,方便把茶叶梗和泡沫吹掉。汪世瑜趁热打铁,又做了一番比喻:“做人和品茶其实是一样的道理,要静观世界变化,不要心浮气躁。品江南的绿茶,先是清淡,后是清苦,再是清甜,最后归于清淡。你叫子清,清香、清淡、清苦、清甜,都是这个清。”
   听了这番巧妙的比喻,周子清受益匪浅。按乡下的说法,喝茶是“头碗苦,二碗补,三碗喝得肚皮胀鼓鼓”。人在山中,没有酒店,只好以茶当酒,照样可以喝醉,那是心醉。
   接着,汪世瑜话锋一转,转到艺术上来:“不经烈火焚烧,水不沸腾,不能泡茶。艺术上也要经过一番煎熬,刻苦练功,才能成才,同样是先苦后甜。”
   汪世瑜既是循循善诱的良师,又是娓娓清谈的益友,周子清在不知不觉中获得人生和艺术上的双重教益,如沐春风,原来酒能醉人,茶能醉人,话也能醉人。
戏剧人物咋“画眉”
   说起“画眉”两个字,通俗一点的,会想到爱美女孩给自己画眉毛;高雅一点的,会想到东汉的张敞在闺房中给妻子画眉毛;专业一点的,会想到戏曲演员上台前画眉毛。而戏剧评论家沈祖安曾经教周子清如何给戏曲人物画眉毛。
   2013年4月8日,我随周子清一起去拜访沈祖安。因为他近年来主攻戏剧人物画,当晚带去了厚厚一叠戏剧人物速写稿。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我这个外行看来,这些戏剧人物画红红绿绿,蛮好看的。谁知沈祖安十分认真,一张一张地看过去,很内行地品评每张画的优点与不足。讲着讲着,他翻开笔记本,给我们看他画的人物速写,罗汉线条简洁,构图精确,跃然纸上。他边翻边说,边拿起水笔示范,画戏剧人物要注意画眉毛,男的武行的眉毛是倒八字,旦角的眉毛要画成月牙弯的柳叶眉,文生的眉毛要平和些。同时,他又说穿蟒袍角色的水袖是方块的,旦角的水袖要柔软些,线条要交代清楚,不能含糊;还有老生胡子的画法,《宇宙锋》花脸的胡子是满口,《群英会》诸葛亮的是三绺,蒋干带的是露嘴巴的荡荡胡。
   当看到《群英会》时,他动情地说:“子清啊,你这张画画得很好,诸葛亮的儒雅,周瑜的潇洒,刘备的睿智,把每个人物的内心世界都刻划出来了。但诸葛亮的帽子画错了,你画的是电视连续剧中唐国强扮演的诸葛亮的帽子。实际上,苏东坡在千古名篇《赤壁怀古》里面说的‘羽扇纶巾’,在戏曲舞台上就是 ‘学士巾’,你们婺剧叫‘洞宾帽’。”周子清点头称是,由衷敬佩沈祖安先生的博学多才。
   当看到一张《十八扯》时,他说:“这个戏很好看,兄妹十八扯,你画的这个老生太像老生了,因为戏中是女扮男装的,你要画出这个老生的女儿之态来。”我边看边听,这叠戏剧人物画里还有 《宇宙锋》、《二进宫》、《八大锤》、《定军山》、《泗洲城》等。
   讲到《八大锤》陆文龙的翎子,他要求周子清把翎子的根部画出来。同时讲起一个好演员如何掏翎子的诀窍:在几秒钟的时间里,要精确地搭一下翎子的根部,再往上推升,然后再反掏外翻亮相,不会掏的演员一把抓,弄不好翎子就断了,可惜啊!
   是啊,做人、做事、做学问与做戏同一个道理,讲究的是一个“度”字。令人称奇的是,八十五岁高龄的沈祖安在给周子清示范画画的时候,平时颤颤巍巍的手,竟然如同年轻人,毫不颤抖,横竖撇捺,线条构图干净利索,连他自己也乐了。
延伸阅读
   周子清,1966出生,浙江浦江人。婺剧演员,工生行。1981年4月进入浙江艺术学校婺剧分校学习,1985年4月到浙江婺剧团工作。1985年11月参加浙江省戏剧节,饰演《断桥》中的许仙,获得“青年演员一等奖”等荣誉。代表剧目有 《徐策跑城》中的徐策、《百寿图》中的郭子仪、《江南第一家》的朱元璋、《画龙点睛》中的李世民等。现为浙江省文化馆戏剧导演。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胡昊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