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监管执法展新貌

探访玉环县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体系改革工作

作者:导报记者 陈余玉 文/摄

已有54146次阅读发布时间:2016-07-12字号:


    玉环县市场监管局稽查分局稽查人员“会诊”一起食品案件。

玉环县市场监管执法人员检查药店非处方登记台账。
   下午6时10分,下班时间已超过半个多小时,玉环县市场监管局稽查分局局长叶智勇与数名人员仍在忙碌,他们商议当天查获一起非法添加剂食品案件的定性,并书写着移交公安机关的法律文书……这是《市场导报》记者7月7日在玉环县市场监管局所见的“综合执法”改革后常态化工作的一个场景。
   今年年初来,玉环县结合市场监管体制机构调整,将原工商、食药监、质监部门行政执法重新整合,让执法机构整合“物理集中”到执法职能重组“化学融合”转变,以构建覆盖生产、流通和消费等全过程综合执法大监管体系。
   “综合执法改革顺应群众诉求,主要解决行政执法权责交叉、多头执法、推诿扯皮等问题。”玉环县市场监管局局长许环对导报记者说,大执法体系的改革,成败不仅在于合更在于融,能不能真正实现融合,做到“1+1+1>3”是玉环探索市场综合执法改革的关键。

从移动执法装备箱看执法的融合
   “为理顺行政监管与稽查办案关系,我们制定《玉环县市场监管局关于印发执法办案事权划分细则》。”玉环县市场监管局副局长周勇介绍,细则细化了基层所、稽查分局和业务科室具体事权,明确案件便利和专案管辖的原则,对科室发现的案源、重大疑难案件转办、移送及管辖也作了进一步明确规定。有效解决稽查与监管之间存在的空白区和重合区。“特别是‘案件办理集中制’就是确立稽查分局重大疑难、新型案件和基层所集中办理违法案件原则,实现‘查办分离’、精准打击违法行为,提升办案专业水准,保证稽查工作专业性和有效性。”
   在导报记者面前,叶智勇打开一个“移动执法装备箱”。他说,从这箱就能看出此次改革融合程度。到底有何神奇之处?随着物品一一取出,导报记者恍然大悟。原来箱里放着都是执法工具,有快速检测的检测仪和试纸;有探测冷藏柜温度手持式温度仪;有校验计量器具砝码;还有电脑和打印法律文书的打印机。
   在玉环综合执法改革中,移动执法装备箱只是资源融合的一个缩影。当然工商、食药品、质监部门“三合一”改革最终体现业务上融合。过去属质监部门的特种设备科与食药监局的药品科,因执法领域不同,几乎是不相往来,即使市场监管局成立之初,一起开会也是各说各话和各议各事。
   有一次,该局药品科同志检查一家药企时,无意中发现该药厂拥有电梯、锅炉等特种设备。在接下的工作例会,这位负责人主动发出邀请,希望下次再检查时,能和特种设备科同志一起去,这样不但减轻企业的负担,彼此间还能相互学习专业知识,以增强综合执法能力。
   许环听到此事后特别的感动,“仿佛看到改革带来‘化学反应’。通过半年的实践证明,这种融合情况逐渐明显,改革也逐渐显出了成效。”

稽查办案前移提升行政执法效率
   在玉城街道洪福堂药店柜台,一位店员告诉导报记者,一个小小的药瓶却藏着“大学问”:药瓶包装盒生产许可证、清洗疗效和营养成分属食药监范畴,而这瓶药有没有涉嫌虚假宣传则是工商管。“各部门各管一摊,分也分不清。”
   事实上,过去这种分段管理又交叉监管模式,执法者也会造成困惑。玉环县清港市场监管所所长陈超有着多年食药管理经验,可以说是“老食药监”。即便是他,有时也说不清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如一家面包店,卖面包流通领域由工商监管,但在店放几把椅子,就变成餐饮行为,由食药来监管。同样面包店,今天放椅子,明天又不放,到底谁来监管?有时我们也想不明白。”
   然而,这些“不明白”随着市场监管综合执法改革也烟消云散。如今,陈超带队检查不再区分是堂吃还是流通零售,只要市场监管范畴都能一竿子到底。
   “综合执法改革统一办案理念,全面推进了执法办案‘三前移’。”叶智勇说道,首先对“案源—查处—处罚—公示”全程网络操作,对行政处罚案件办理中存在的疑点、重点和难点进行梳理和剖析;其次改变以往的“事后监督”模式,把内部监督延伸至事前和事中,发挥法制员初审、案审组通案复审机制,并采取案件自查、个案评查、定期抽查和回访检查相结合方式,推进案件自评查自工作规范化和常态化;建立案件质量的评查台账,督促执法人员及时反思、对照和检查。
   据介绍,工商、食药监、质监等部门职能合并,涉及法律法规就有数百部、执法文书近两百种。今年3月,玉环市场监管局成立专门法律法规清理小组,按照能合并尽量合并和求大同存小异的原则,统一研发一套便于快捷操作、程序可控、合理规范等法律文书管理系统。同时,根据新形势和新要求,还编写系统化执法指导手册,通过集中培训,提高执法人员对履职能力和运行打下基础。

力量下沉基层执法不再是“孤岛”
   改革进入深水区,综合执法改革不应成“孤岛”,这样改革才是时代需要。
   “为提升执法效能与案件查处水平,调动基层执法工作积极性,我们还实行‘考成法’,着重通过制度建设,创造一个可推广和可复制模式。”周勇说道。
   据了解,该局按基层监管对象分布及辖区行业特点,制定查办案件总基数、案件类基数及加分数。总基数分一般和大要案件数,各基层所根据任务完成按比例得分;案件类基数分保障财产安全、产品质量和市场秩序类,各基层所结合实际专项工作,实行综合得分制;大要案及上级督办案件实行加分制,根据案件查办适当加分。其次对基层所考核分月、季度和年度考等三级,月考要求上报所办案件数、进度及登记备案;季度考要按上报案件查办数,相关科室予以核查及时反馈;年度是对全年工作统一考核评价,考核结果与单位评优评先挂钩。最后各基层所案件查办数实行内部公布制,接受各方监督,实行综合排名。
   市场执法力量下沉是改革之一。改革后,该局内设机构由原来30个减少至18个,精简6%;机关编制从217名减少至111名,精简51.1%。“简”下的人员都充实到基层。该局50%以上人员下沉基层,在一线从事行政执法工作,着力形成一个“小局大所”大监管、大执法的格局。
   市场监管执法一体化也是制度建设重要的一环。目前,该局搭建统一的业务信息平台,要求全部业务处室每半年,制订市场检查的计划,并需有具体的企业名称和检查时间,统一信息整合,对同家企业不同检查事项,采取“合并同类项”原则,由相关处室一起去,避免反复上门的情况。
   与此同时,该局组织人员开展科室行政监管执法演练、成品油专项整治、计量专项执法、染色鱼专项执法、豆制品生产企业专项检查和多部门互动打击直销专项行动等活动,由科室工作人员和专业人员现场演示并讲解要点,通过专业指导和实战演练现场教学方式,使参演人员能查漏补缺,共同提高共同进步。
   为拓展对电商执法领域,该局还运用电商产品风险监测和市场溯源反馈,积极探索阿里巴巴大数据、360全国监管平台及自建监测本地网络交易监管平台,因地制宜实施“微监管”,实现一个“网上发现、追溯源头、线下查处和整治规范”体系,促进该县网络交易健康发展。
   据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该局共立案查处案件102件,结案87件,其中大要案33件,罚没款103万元,涉嫌刑事犯罪移送公安机关案件7件,网络案件7件,完成全年任务51%和42%。案件数、大案数和罚没款,同比上年度增长6%、100%和108%。
   “将更多执法力量下沉一线,让执法‘神经末梢’连接千家万户,实现横向到边和纵向到底无缝式监管,解决基层决执法力量弱和监管范围窄问题。”许环颇为自豪地说,综合执法是一套“组合拳”,更是推动执法由单打独斗向合力攻坚转变,由被动监管向主动出击转变,由集中式整治向日常性高压转变。

记者手记:
   玉环县市场监管局按照“权责统一、集中管理、统筹推进、分步实施”原则,推进和科学构建 “大执法”体系,不仅具有改革创新精神,还蕴含着强法治思维和执法理念。
   首先,从社会治理矛盾较为突出、群众关注高领域切入,对症下药,开出良方,有利未来综合执法改革深入推进;其次,运用扁平化管理方式,实现“专业行政执法”向“综合行政执法”转变,打破原有多头执法、权责交叉和推诿扯皮问题,实行了划区管理、集中力量办案和一个队伍管全部,使执法效能得到明显提升;再次,加强队伍建设,铸牢执法根基,全方位打造综合执法铁军,激发队伍活力,为综合执法改革提供可借鉴经验和样本。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胡昊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