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床前的模范丈夫,舞台上的文艺奇才

——记金华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傅兴德

作者:导报记者 王向阳 通讯员 陈伟华/文

已有12836次阅读发布时间:2016-09-09字号:


    傅兴德正在司鼓。

傅兴德正在唱道情。 吴拥军/摄

   “渔筒鼓啊拍两记,各位大家来听戏,勿唱东来勿唱西,唱一唱‘五水共治’了不起。”自从2014年开始,每当夜幕降临,在浦江县城东山舞台四周,时不时回荡着美妙动听的古老曲艺——浦江道情高亢嘹亮的声音。
   一曲唱完,台下观众不约而同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时,台上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容起立,向台下的观众鞠躬致谢,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本是金华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浦江什锦”传承人傅兴德,怎么学起浦江道情这个以前只有瞎子才唱的“讨饭行当”了呢?这还得从四十年前说起。

“浦江人民好福气!”
   早在1976年,傅兴德在浦江县大许中学当数学教师。那一年,刚好粉碎“四人帮”,举国上下一片欢腾。这时,傅兴德不仅口诛笔伐,写起文章,还学起“讨饭行当”,用浦江道情声讨“四人帮”的滔天罪行。
   时隔四十年,当浦江县委、县政府相继推出 “五水共治”、“三改一拆”、“四边三化”、“美丽乡村建设”等一系列中心工作时,傅兴德拿起渔筒鼓和吉板,重操旧业,用浦江道情这一为当地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唱响 《浦江人民好福气》等曲目,向全县38万人民宣传党和政府的政策,所到之处,无不受到领导的高度评价和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大家认为,这些曲目唱出了党和政府的决心,唱出了群众的心声,唱出了百姓的干劲,唱到了人民的心坎上。为此,浦江道情《浦江人民好福气》还被刻录成光盘,存档于浦江县档案局。
   一位在杭州工作的浦江老乡不久前回到家乡,游了各地新开发的景点,听了新编的《浦江人民好福气》曲目,动情地说:“通过‘五水共治’,还我青山绿水,蓝天碧云,浦江人民好福气!听了傅兴德演唱的浦江道情,回到童年时光,慰我如许乡愁,浦江人民好福气!”

“奇才也!奇才!”
   傅兴德生于1949年,毕业于义乌师范学校,是一名老共产党员,也是金华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浦江什锦”的传承人。
   傅兴德天赋聪颖,刻苦好学,善于琢磨,勤于钻研,年轻时就通晓管弦等多种乐器,吹拉弹唱样样在行,司鼓技艺更是得心应手,甚至手脚并用,一个人同时演奏多种乐器,简直抵得过一个乐队、一个班子。见者无不啧啧称奇,许多行家里手也深为折服,连声赞叹:“奇才也!奇才!”
   傅兴德不仅擅长器乐演奏,还能谱写词曲,编排节目,既导又演。教学之余,他通过十多年的努力,整理汇编30多本婺剧演出剧目。过人的才艺,出色的演奏,使得他声名远播,许多单位慕名前来,邀请他传授技艺。他曾在浙江省新农村业余婺剧系列 (音乐)比赛中荣获银奖,曾于2011年赴京参加央视三台用浦江乱弹演唱的《孝亲敬老代代传》节目,受到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的接见,并合影留念。2014年,他撰词作曲的婺剧唱本《五水共治决策好》,由浦江乱弹研究艺术团排练,在全县各乡镇街道巡演二十余场,不仅得到领导和群众的广泛好评,还被永康市有关部门作为宣传“五水共治”的保留曲目。
   在演唱浦江乱弹的同时,傅兴德还编写 《一江春水惠民生》、《“四个全面试点”落浦江》、《垃圾分类要做好》、《“两学一做”暖人心》等近二十余个道情作品,在全县各地巡回演唱。有时为了不让热情的群众久等,他连晚饭也来不及吃,就匆匆登台,一人数角,模仿得惟妙惟肖,曲尽其妙,真是“艺人一台戏,唱文唱武我自己”。
“你怎能为了照顾我而耽误演唱呢?”
   傅兴德以其声情并茂的演唱,给群众送去欢乐,为乡镇街道社区营造良好的氛围,受到省、市、县有关领导的赞赏和肯定。在一片赞扬声中,他却承受着千斤压力……
   2014年,正当浦江县全面开展“五水共治”、需要傅兴德配合宣传时,他的老伴却因旧病情复发,于7月再次住进省肿瘤医院。二十多次的放疗加上化疗,使她全身乏力,精神崩溃,傅兴德不得不日日夜夜陪伴守护在病床前。
   一边要陪伴患病的老伴,一边要演唱“五水共治”的道情,傅兴德左右为难,怎么办?县里有关领导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向远在杭州的傅兴德打去电话,征询意见。傅兴德听了来意,心事重重,去还是不去?他犹豫了。这一幕被抱病在床的老伴看在眼里,就问:“叫你回去唱新闻了吧?”傅兴德无奈地点了点头,并说:“我不回去,你安心养病吧!”老伴一听,沉下脸来,说:“那怎么行!宣传‘五水共治’是关系民生的大事,怎能为了照顾我而耽误演出呢!你去吧,我自己想办法。”傅兴德听了,羞愧难安,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认得的农村妇女,竟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他还有什么理由推辞呢!他答应了。听了回话,领导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不过,从电话的声音里,他真切地感到傅兴德的疲惫与憔悴。

“有时真的感到像中暑一样”
   9月的一天,老伴放疗加化疗同时进行,直到下午3点才结束,而傅兴德得赶下午4点的火车,回浦江演唱道情。如果和往日一样坐公交车,肯定赶不上火车。他只得打的到杭州城站,并通知儿子下午5点到义乌火车站接他。回到浦江,他顾不得回家看看独自在二中读书的孙女,直奔演出场所,匆匆扒上几口饭,穿上“讨饭衣”,登台表演。
   有一次,傅兴德回到家里,离演出还有一点时间。他打开窗户,躺在床上休息片刻,不知不觉睡着了。当儿子来叫时,他一骨碌地爬了起来,迷糊中好像关了窗户,匆忙下楼,上了儿子的车,赶赴演出场所。那天晚上,正巧狂风暴雨,回到家里,傅兴德傻了眼,楼上满地都是水,顺着楼梯往下流,楼下也遭了殃。他只得拿起拖巴,把水拖干净,再上床睡觉。第二天早晨,他又急急忙忙地赶从义乌开往杭州的火车。
   在杭州照料老伴期间,傅兴德隔三差五回来演唱浦江道情,两头兼顾,心力憔悴。他说:“有时赶不上火车,只得去找汽车,找不到汽车,只得去找私车,拼车回义乌。八九月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我在车站周围徘徊,急得心烦意乱,汗流浃背,有时真的感到像中暑一样。”
   从2008年到2014年,谁知道傅兴德是如何陪伴老伴一路走来的呢?谁能体会到他的艰辛和无助呢?但只要一个电话,他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从不推辞,风雨无阻。2014年,他演唱“五水共治”道情20余场,足迹踏遍浦江的每个乡镇,声音传遍浦江的角角落落。

“我图的是群众的理解和信任”
   有人问傅兴德,你已经一把年纪,还要杭州、浦江两地奔波,辛苦劳累,图的是什么?他苦笑着说:“我想的是把党和政府的声音及时地传递到家家户户;图的是群众对我的理解和信任。我最高兴的不是领到微薄的演出补贴,而是观众给我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我最欣慰的不是出了名,而是有这么多的观众给我捧场。有人说我傻,有人说我没有亲情,也有人说我见钱眼开。对于这些流言蜚语,我都付之一笑。如果没有老伴的支持和家人的理解,我不可能走到今天。”从他的言行举止中,记者看到他那憨厚至诚的形象,看到他那尽心尽责的思想,看到他那以大局为重的精神,看到一个共产党员勇于担当的崇高品德!
   事后我们得知,傅兴德回到浦江演唱时,在杭州陪他老伴的是远在江苏南通开店的女儿。有一次,他甚至叫在宁波大学里读书的孙子来陪老伴。当自己的亲人真的无法脱身时,他只得雇一个保姆来照看老伴。
   如今,傅兴德的老伴仍处于癌症复发期,但他始终不忘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把宣传党和政府的政策看作是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义不容辞地担当起这一重担。不管是“五水共治”,还是“三改一拆”,只要是党和政府需要,他都及时运用文艺形式,把它送到千家万户,送到群众心中。
   为了弘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傅兴德还把今年春天发生在大畈乡上河村三个小孩失踪的搜救行动事例,编写成浦江乱弹的说唱形式。该节目将作为浦江曲艺作品的代表,参加省里的比赛。
   现在,傅兴德一边无微不至地照料老伴,一边默默无闻地用浦江乱弹和浦江道情的文艺形式,唱响浦江故事,传播浦江声音。他既是一位文艺奇才,又是一位模范丈夫,更是一位忠诚履职、敢于担当的优秀共产党员!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胡昊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