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拐”现象,何以常现?

已有1310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08-10字号:

   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也要向艺术学?
   在200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本山大叔主演的小品《卖拐》可谓家喻户晓,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的 “大忽悠”,竟让原本骑车而来的“范伟”,莫名其妙地成了双腿有重病,需要拄拐杖之人,心甘情愿地买拐而去……
   当年,人们在电视机前哈哈大笑之后,或许多半会笑“范伟”竟会如此的低智商……虽说十多年过去了,可是社会上的“卖拐”现象却仍未消失,似乎有愈演愈烈之势,简直要让本山大叔也自叹不如了……
   有媒体报道,前些天,在杭州滨江一家公司上班的晓晓(化名),在当地一家美容美发养生店接受服务时,只因店里的“老师”说她的妇科病很严重,要“传染到小孩”,而后“老师”又施欲擒故纵之术,以“太忙,不太愿意为她看病”为由“婉拒”……最终,美容师和“老师”为晓晓规划出了一套总价28.8万元的调理、治疗方案,打折后为23万元!就这样,晓晓稀里糊涂地在该店办了一张23万元的 “黑钻卡”,其中20万元,还是在网上贷款的。
   无独有偶。也就是在前几天,台州两名19岁大学在校男生,署期找实习工作时,被当地一家网络公司忽悠去做“工作轻松,来钱又快”的男主播,为“出镜好看”,需要提高颜值,竟被带到一家美容院,两人“主动”交出手机、银行卡,被人“帮助”从网上贷款3万元,并一次性地在脸上注射了9支玻尿酸!
   需要说明的是,要给晓晓治病的养生店,并不是一家地下黑诊所,让两名大学男生实习做“男主播”和为其“提高颜值”的美容院,也不是无照经营,可他们为何能昧着“做人和经商”的良心,成功地施展“大忽悠”的本领?因为他们比本山大叔更是“技高一筹”,看准被“忽悠”的对象是有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忽悠”之中还正儿八经地与你签有法律效力的正式合同,双方签字画押盖章……这比小品中的本山大叔的“一锤子买卖”式的“忽悠”,不是显得更精明?
   话又说回来,有道是“羊毛不会出在狗身上”,在当下商业文明还远未达到人们的理想境界时,作为一个消费者,当你处在被“无微不至”地关照和“满腔热情”地服务时,有必要自醒一下:自己真的成“上帝”了?并愿为此慷慨解囊? 还应多问个为什么?诸如“一家普通养生店里的‘老师’会有神医的水平?23万元的治疗方案算不算是天价?”、“找实习岗位,怎么就变成了去高价整容?”……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社会人,还真不能以为一些法规好像是与己无关的,诸如,在《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规定,“企业法人提供的单张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1000元;其他经营者对同一消费者提供的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2000元,单张不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500元;一旦卡面期限过了,经营者不能以延长为由收取额外费用;终止经营活动的,经营者要提前30天退还消费者卡内余额。”据此,如果晓晓能多少了解一点,或许也就不会轻易步“范伟”的后尘;两名在校的大学生,更是不应该除了专业知识外,其他都是一知半解!
   对于这起“23万元的‘黑钻卡’”案,杭州市滨江区市场监管局正从该养生店为此方案提供的“药品”着手介入调查,相信不久之后,这家不是黑店的养生店会被揭开黑心的一幕,并承受法律的制裁!
   本山大叔的小品早已从 “卖拐升级到了卖轮椅”,“大忽悠”还在“进化”。惟有相关法规加大“伺候”力度,让社会上的“大忽悠”们为此付出倾家荡产的惨重代价,天下才会无“忽悠”!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