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东阳江北园区“预征”湖田村87.15亩耕地的权利?

《东阳湖田村耕地遭破坏,为何难处理?》追踪

作者:导报记者 胡德辉

已有2658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08-17字号:


图一、湖田村与江北园区签订的《征用土地安置协议》,江北园区支付湖田村320余万元 “预征”买下湖田村 87.15亩耕地。

图二、左侧遭毁坏的耕地,虽经三辆挖机“平整”四天,展现在导报记者眼前的是非耕地,泾渭分明。

图三、湖田村主任陈宝良擅自在遭毁坏的耕地上造房,养起了猪、鸡、鸭等动物。

   东阳市江北街道临江社区湖田村村民向媒体举报村委会毁坏耕地、村主任陈宝良未经批准擅自在遭毁坏的耕地上建房、种树等行为涉嫌违法,有关部门迟不处理 (详见 《市场导报》(www.zjscdb.com)6月23日、8月8日第7版报道);村主任陈宝良则坚持认为废土堆积地块已由原耕地被“预征”为“建设用地”,且村委会与耕地征用单位东阳经济开发区江北高新产业园区委员会 (该委与江北街道办事处系两块牌子一套班子、下称江北园区)签有协议。日前,湖田村村民陈先生对江北园区“预征”湖田村87.15亩耕地提出质疑,同时,正值陈宝良与市场导报社、陈小生名誉权纠纷案件在东阳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之际,导报记者专程赴东阳做进一步求证。

先付钱后补签订的“协议”?
   陈先生介绍,2013年1月3日,湖田村向江北园区出具一张《金华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收据》(编号:0803602、下称《收据》)显示,收款单位为江北园区,款项内容为征用耕地面积共为5.8099公顷(计87.15亩),补偿耕地款为53.5980万元/公顷,合计耕地补偿总金额320.1139万元。也就是说,湖田村已经收到了江北园区全额征地补偿款。而此前,湖田村并未与江北园区办理过任何征地补偿手续。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陈先生向导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湖田村与江北园区2013年1月10日签订的《征用土地安置协议》(下称《协议》)显示,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依据村镇建设规划,甲方征地单位为江北园区,乙方被征用单位为湖田村(小区);甲方需征收现属于乙方集体所有的位于甬金高速公路以北的地块(四至:东规划道路以西、南规划道路以北、西规划道路以东、北规划道路以南);甲方向乙方征用耕地面积为5.8099公顷;甲方合计支付乙方征地总费用为320.1139万元;本协议签字盖章后生效。
   导报记者在陈宝良向东阳市人民法院提供作为证据的 《协议》复印件中看到,在这份晚产于湖田村收取江北园区征地款7天的《协议》中,仅有甲乙双方代表人签字,并没有按协议约定加盖甲乙双方的公章。
   陈宝良特别授权代理律师对此解释,不存在《收据》中收款日期是2013年1月3日的问题,收款日期应是2013年1月31日,原因是《收据》复印件不够清楚所致。律师的该辩解是否成立?法院将对《收据》原件进行核对。

江北园区越权“预征”耕地?
   导报记者进一步调查了解到,按照这份经济发展需要的《协议》约定,江北园区向湖田村(小区)“预征”耕地的原计划,是打算将“预征”来的耕地出让给一家招商引资准备生产胶囊的企业,可这家企业在江北园区为其“预征”耕地4年半后的今天也未被引入湖田村 (小区),目前已造成一部分被“预征”的耕地至今被抛荒或遭毁坏。但是,湖田村主任陈宝良凭着这份湖田村(小区)与江北园区签订的“预征”耕地的《协议》,证明自己村的这块原耕地已经变成了 “建设用地”,将废土堆积在“建设用地”上,不存在毁坏耕地一说,而事实并非如此。
   导报记者在走访东阳市国土资源局的过程中,该局法规监察科、统一征地办公室、土地利用管理科等多科室相关工作人员对此作出解释,严格意义上不存在江北园区“预征”湖田村(小区)87.15亩耕地的说法,江北园区显属越权行为,即使需要征用土地,也应依法报经浙江省国土资源厅依法履行审批农业用地转为建设用地手续,程序严谨、复杂,而当地国土资源局的职权仅限于10亩以下的土地审批手续,87.15亩土地审批手续绝不应由江北园区代替国土资源部门履职,其程序涉嫌违法。
   东阳市国土资源局相关人士向导报记者进一步介绍,如果江北园区需征用湖田村(小区)87.15亩土地,应由东阳市国土资源部门发布第一次公告,全体村民代表2/3以上无异议后,逐级上报金华市、浙江省国土资源部门进行层层审批后,再由东阳市人民政府发布第二次公告,再一次征求湖田村广大村民的意见……经过这些程序,才能进行土地买卖,原湖田村(小区)的农业用地才能转为建设用地。显然,江北园区“预征”购买湖田村(小区)耕地没有履行这些手续,其行为涉嫌违法。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