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铸就不凡

——记温州鹿城区市场监管局汤聚力

已有5951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11-03字号:

    讲述人:温州鹿城区市场监管局 叶雅梦
   我是温州鹿城局的雅梦,与其他几位宣讲人不同,我今天要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坦白说,一个我不太熟悉的人的故事。
   我最近一次见到他,是在医院ICU病房外,隔着玻璃,看到他插着点滴,戴着氧气罩,已经昏迷了50多天。他躺在病房里的样子,与我脑子里的记忆和印象不太相符。印象中,他是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干练利索、笑口常开。他今年48岁,姓汤,汤聚力,大家叫他“阿汤哥”,当然不是谍影重重里的阿汤哥,是我们局市场合同科的科长。
   这样的开头听上去像是故意设计好的一样,用悲惨的故事来打动大家,其实不是的,因为我其实只见过汤科长两次,一次是病房,另一次就是我刚刚说的印象里。4年之前,我刚参加工作,我正在被领导训话,阿汤哥走来圆场,开着玩笑把领导抱起来塞到车里,搞得我一愣一愣的。除了这两次,我所了解汤科长,基本上就是活在报纸上、报道里了。十佳工商所长上了报道,创新农贸市场管理机制上了报纸,48个市场每两周跑一轮上了报纸,评为省先进个人上了报道。基本上,在我的印象里,阿汤哥根本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同事,积极向上、阳光、敬业、正能量。
   可是,当我需要讲述汤科长事迹的时候,我紧张了,因为坦白说,我真的不够了解他,我觉得那些光彩夺目的事迹,或许并不是他的全部,他应该有更多的故事可以让我学习、让我们津津乐道,因为一个优秀的党员,一名优秀的同事,肯定也有一些充满阳光的生活故事。然而,当我找到他的科室同事了解了更多汤科长的事情以后,我震惊了,甚至有些茫然。他的同事告诉我,汤科长是被抬着进了医院,进去时已经昏迷,因为抽搐还断了两节脊椎骨,然而在昏迷之前,已经有多好几次高烧,甚至烧到41度,然而他却还在工作。这还不是全部,汤科的父亲中风在床,母亲腿骨骨折行动不便,汤科对双亲有着无微不至的照顾,去年,他的小孩准备高考,压力很大,曾委屈地问爸爸为什么总是加班,汤科承诺孩子一定送孩子去大学报到,然而一年之后却仍旧食言,因为开学之时,他在重症监护室。这不是韩剧,不是电影,不是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是真实的,而我却不知道的,在我身边的人。我感到不知所措,我和一些同事谈起这些,都觉得 “这是真的吗?”“为什么呢?”是啊,我也问过我自己,为什么呢?我说一些大实话,做公务员,要为百姓服务,但也很真实的希望生活安定,如果辛苦努力的结果是躺在病床上,那么工作的意义在哪里,生活的意义又在哪里?世界这么大,谁都想去看看,倒下了,还怎么看?焦裕禄不是活在影视剧里、课本里、文化小说里吗?
   我想要找到答案。
   我去找了一个人,温州双井头马路市场的一个商户。2014年的时候,听说他把汤科给打了。那一年市场搬迁,汤科每天从早上5点开始跟着商贩们出摊开始做工作,一直到晚上,结果还是起了冲突,几个经营户组织闹事,混乱中把汤科给打了。可是事情的结尾不是持续的争执,而是搬迁顺利解决了。我问这个商户,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告诉我,他们就靠这些小生意生活,搬市场,等于要了他们的命。他称呼汤科长为汤老大,他说,那天我是真不想搬,他还在使劲忽悠别人,我很气,又害怕别人真搬了,我怎么办,我想我打他几拳他应该就怕了。可是汤老大不一样,他没有还手,蹲在那儿疼了好一会儿,起来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第二天一样来说服我们。我没什么文化,后来一些许可证都是汤老大帮我申请的,市场里的施工,也是汤老大自己来盯的,我服他,我觉得他不是官老爷,是我大哥。
   这是我要的答案吗?我不清楚。这是我所解释的明白的汤科长吗?我也不清楚。我清楚的是,很多时候,我们做着和汤科长一样的事情,却往往站在了群众的对立面,我们在完成我们的工作,群众在困扰他们的生活,而我们,好像从来没有想过真正走进群众的生活,甚至成为他们的一员。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很多时候我们是拆开来的,为了服务这项工作,才去接触人民,而汤科长,是真的把这五个字连起来,为人民服务。
   我不是汤科长本人,对于很多的事情和经历我无法感同身受,我也没有信心把一个完整的汤科长呈现在各位领导、各位同事面前。我没有刻意把故事说的悲惨,因为没有人希望真的拥有悲惨的人生,哪怕在电影里看起来很精彩,我也没有刻意去吹捧汤科长,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他的创新与敬业,是无需我添油加醋就呈现在那里的。
   现在,汤科长已经脱离危险期回家休养,但病情仍有反复,十一后又进了医院,距离康复的日子仍旧遥远。我今天的讲述,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他,记住他,祝福他。他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因为执着与热爱而不凡,他是一名最普通的同事,因为坚守与值守而卓越。我们所有的同事,都希望他赶快好起来,我希望他出现在楼上的办公室,希望他出现在食堂,希望他出现在楼道。因为他是一位好大哥,一位好同事,一位好党员!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