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腾牧业:开启“互联网+”做传统养猪模式颠覆者

作者:导报记者 何颖 通讯员 董直两

已有223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11-09字号:



创业悟语:
   “如今大家越来越注重环境了,养殖场要长久生存下去,环境保护工作必须做好。”

   ——华腾牧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沈建平

样本意义:

   思路一变,海阔天空。在见识华腾牧业之前,谁能想到,千年传统的养猪模式居然可以彻底被颠覆——高科技物联网操控、高品质饲料配方、智能化养殖设备、零排放循环利用。从华腾牧业的实践中,我们真切地摸到了传统产业化腐朽为神奇的“过河石”。
   说起养猪场,人们普遍会联想到臭气熏天、蚊蝇横飞的场景。但同样是养猪,有人另辟蹊径,开创了一片生态养猪的新天地,还打上了“互联网+”的快车。
   整个猪舍里几乎看不到一个工人;猪食从成分搭配到输送分配都是全自动进行;站在猪舍门外一点异味都闻不到,整个猪舍地上看不到猪粪的影子;猪舍全年保持恒温恒湿……这一切,只需要几个工人坐在电脑前按几个开关就能全部完成。
   在华腾牧业位于桐乡洲泉镇的嘉华牧场里,高科技物联网技术当上了养猪场的“猪倌”。

欧洲农业考察带回养猪新思路
   华腾牧业总经理沈建平其实是从肉鸡养殖起步的,后又转行到了饲料加工、饲料原料贸易上。经过10多年时间的积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华腾牧业成为省内颇具规模的饲料生产企业,也成为了省级农业龙头企业。
   说起养猪的缘由,沈建平表示这都源于2012年的一趟欧洲行,那是由桐乡市政府组织的一次农业考察。12天时间,沈建平与其他同行的几位当地农业大户可谓是“大开眼界”。
   “我看了他们的养猪场,我们与欧洲比起来,起码落后了四五十年。”沈建平感叹说,一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一个人养了300多头母猪,猪圈还干干净净的,一点臭气也没有。可想而知,发达国家养殖业的自动化程序有多高。
   更让沈建平吃惊的是,欧洲的猪肉甚至可以切成片,拿来直接食用。这在中国,是万万不可能的。
   在多年与养殖户的打交道中,沈建平深知国内养殖户惯用一些含抗生素的饲料。吃了这样的饲料,猪能长得更快、免疫力更好。
   于是,当时还身在欧洲的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我也要这样养猪,让中国的孩子也能吃上没有激素、重金属的健康、安全的猪肉。”
   要养出和欧洲同样品质的猪肉,最直接的办法,就是从源头上进行改变,彻底采用别人先进的养殖方法。沈建平将这个想法告诉了荷兰的一个朋友,朋友一听,牵线介绍了一个人给他认识——比利时原饲料协会主席马克。
   年薪200万元、聘用期5年,沈建平向马克抛出了橄榄枝。这对于一家饲料企业来说,相当于近两年的利润,但沈建平觉得很是值得,这意味着在他内心深处那个生产出不含抗生素的饲料的愿望将成为现实。
   在成为华腾牧业的技术顾问后,马克与沈建平一道走访了省内多家大大小小的养猪场,采集数据、深入研究,精心研制新的饲料配方。在饲料配方的研制过程中,沈建平还花80多万元,把收集到的原料送往国外权威机构进行检测,不合格则不采购;同时,又创造性地加入了国内现有饲料配方从未出现过的原料,“为了提高饲料的品质,我们还加入了糖蜜。”沈建平认为,既然要做最好的饲料配方,每一种原料都必须是好品质。

开启“互联网+”现代生猪养殖管理模式
   而在这份新型无抗饲料面世的同时,一家与众不同的养猪场也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
   进入这家由沈建平一手建立起来的养猪场,放眼望去,是曲折蜿蜒的小径、静静盛开的鲜花、缓缓流淌的小河,甚至可以看到在猪舍旁边的空地上还放着烧烤架和休闲桌椅,这里俨然是个环境宜人的绿色庄园。
   这个养猪场的特别之处还藏在全封闭的猪舍内。在物联网技术运用下,养猪场的管理人员通过一个专业的管理系统即可实时监控各个猪舍内的情况。在这里“生活”的猪吃的是自家生产的无抗饲料、喝的是三重过滤纯净水、住的是带27摄氏度恒温地暖的“大床房”,无聊时还有专门的玩具供玩耍……
   “我们的猪舍布局充分考虑了动物福利,全自动喂料、全封闭、全漏缝、全自动环境控制。”养殖场的工作人员介绍,以前喂猪需要工人一个一个猪圈喂过去,人工耗费多,饲料也有浪费,现在他们能实现自动定时定量喂养。
   清扫猪圈也是过去养猪最耗费人力的工作,而华腾牧业使用的智能化养殖设备不需要人工打扫,全漏粪设施就像在每个猪舍下安装了个抽水马桶,达到一定量就自动排到专门的设备中,制造沼气、沼液等方便循环利用,猪舍里不会有粪便残留。
   在猪舍中央,导报记者看到一串香烟大小的监控探头,监测着舍内的温度、湿度、空气成分等。“即便遇到极端天气,猪舍的温度也能始终保持在合适的温度。”沈建平介绍,智能养殖系统能对猪舍内温度、湿度、空气质量等进行监控,一旦有指标出现异常,系统会自动开启地热加温系统或水帘降温系统等,进行调节。
   “比如氨气浓度高,工作人员就可以通过系统控制,加大通风量,来降低二氧化碳浓度,这要是放在几十年前,简直难以置信。”沈建平解释说,像二氧化碳、硫化氢、氨气的检测,是为了掌握气体浓度,这几类气体浓度超过一定标准时,猪就受不了,甚至会中毒倒地。值得一提的是,以上这些子系统的信息,都会传给控制系统的电脑。“这套智能化养殖系统,让人工喂食、人工清扫猪舍、人工拿着水管为猪舍降温等成为过去,一切全靠机器就能自动完成,2500头存栏,只用0.8人。”

“点粪成金”生态之累变财富
   畜禽粪便是主要的农业面源污染之一,也是许多规模养殖场最头疼的处理难题,但是,华腾牧业却将猪粪视为宝贝,一点一滴都不舍得流失,甚至还从猪粪中找到了新的商机。
   “许多养殖场是花钱把猪粪运出去,在我们这里是猪粪可以出售赚钱,常常供不应求呢!”沈建平解释说,与传统专注后道处理的方式不同,在华腾,“环保关”是从饲料上就开始着手严管,“猪的每个生长阶段都有专门的饲料,这些饲料都是我们专门研制的,满足营养需求又确保能完全吸收,减少猪体中氮、磷的排泄量,从而达到促进增重和降低污染的效果。”沈建平说,华腾出品的猪肉绿色、健康,因此对饲料把关严格,从而大大减少了排泄物中的污染因子,让后期的粪便处理压力也随之减轻。
   除了从“吃”这一关着手外,记者了解到,嘉华牧场早已接通了污水管网,可以将粪便简单预处理后直接排入污水管网,但沈建平连连摆手说:“哪里舍得排入管网,这些猪粪经过处理全是宝,我们牧场已经可以实现零排放了。”据介绍,嘉华牧场首先将猪粪沉淀在处理池中进行熟化、发酵,然后经过两道干湿分离的工艺将尿液和粪渣彻底分离,接下去,尿液需要经过曝气、电解、膜浓缩等层层处理工艺,形成浓缩液和水,“浓缩液我们用来制成叶面肥,而水还要经过牧场后的池塘生态浮岛进一步吸收掉有机物,然后循环利用至猪舍的冲洗中。”粪渣则通过添加有益菌配方进行再次发酵、碳化等处理模式,最终制成有机肥,“根据市场需求不同进行不同配方的添加、生产,制成花肥、有机蔬菜肥等。”
   沈建平说,华腾牧业生产的有机肥,由于未含有抗生素和重金属等污染因子,营养成分高,成为市场上的高档产品,已与不少花木基地、生态果园达成了长期合作,其中最高档的一款有机花肥卖到了1.2万每吨的高价,依旧十分抢手,这可比普通猪粪制成的有机肥价格足足翻了好几番。“如今大家越来越注重环境了,养殖场要长久生存下去,环境保护工作必须做好。”沈建平介绍,华腾牧业前后已在环保设备方面投入了500多万元,但他认为值得,因为华腾牧业正尝到生态环保带来越来越多的甜头。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