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持续关注四年 省高院再审业主胜诉

《房产置换两年后竟然反悔 建德城建公司与业主起纷争》追踪

作者:导报记者 胡德辉

已有772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11-09字号:












【中国产经新闻名专栏】【浙江省专业报名专栏】阿德哥讨说法

   建德市洋溪街道朱池村人谢治,因建德市城市建设开发有限公司 (后更名为建德市城市建设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德城投公司)建设需要,与其签订《洋溪新城房屋拆迁产权调换公寓楼安置协议书》(下称《协议》),后者又反悔状告谢治腾退安置房,经建德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发回重审、建德法院重审判决、杭州中院维持重审判决(详见 《市场导报》(www.zjscdb.com“阿德哥讨说法”栏目2013年5月24日6版、2014年2月21日21版、2015年8月14日22版等报道)后,谢治不服申请再审。日前,经导报持续追踪关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撤销此前所有判决,驳回建德城投公司的诉讼请求,谢治7年后终于依法讨回公道。

业主住宅被政府征用惹上官司
   2010年10月,建德城投公司为政府建设需要,以现房或期房置换的方式与谢治协商,并将事先打印好的一式四份格式合同(《协议》),由建德城投公司经办人员填完所有内容后,交给谢治签字捺印,谢治在没有改变《协议》中任何内容即签字捺印。事后,谢治腾空老宅,装修后搬入建德城投公司提供的五套安置房中位于朝阳小苑9幢402室的一套房居住。
   2013年4月,建德城投公司突然反悔,认为其与谢治置换的房屋自己吃亏了,单方面要求变更已经成立的《协议》。也就在这个“因被征用住宅将惹上官司”的时候,谢治来到导报“阿德哥讨说法”栏目办公室,并表示要找一个“不能吃了原告又吃被告”的负责任律师。通过栏目推荐,浙江万高律师事务所提前介入,了解情况,做好应诉准备。不出所料,建德城建公司以“在《协议》上建德城投公司未签字盖章合同未成立”“占有物返还”等为由,一纸诉状将谢治告到建德市人民法院。

官司一波三折还是判业主输了
   建德法院一审判决(【2013】杭建民初字第456号),支持建德城投公司的主张,谢治官司输了。谢治不服,上诉至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二审裁定(【2014】浙杭民终字第878号),撤销建德市法院判决,发回重审。
   谢治的住宅被建德城投公司上门征用,按照征用者提供的《协议》签字捺印后,他不但住不了被征用者安置的住宅,反倒要腾退这套惟一的安置房,而此时的原住宅早已面目全非、无法住人,这样的现实,被发回重审的第二轮官司,会胜出还是败诉呢?谢治心里没底。2015年11月,谢治等来了建德法院重审判决(【2015】杭建民重字第2号),结果竟与第一轮的一审判决如出一辙,谢治官司又一次输了。无奈,谢治第二次继续上诉。这次,尽管建德城投公司并没有提交新证据,但杭州市中院查明的事实与建德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但认为“认定案件涉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未成立并无不当”,由此作出驳回谢治上诉、维持原判的(2016)浙01民终88号终审判决。

协议是否成立作为焦点再审
   一次拆迁,引发官司,历时6年,谢治的信心一下子坠入低谷。浙江万高律师事务所主任何家成律师告诉导报记者,他们受理委托代理谢治全程参与诉讼感觉到,如果不申请再审,谢治面临的是法院终审判决,建德城投公司一旦申请法院执行,谢治将无条件搬出与建德城投公司置换并已装修、居住4年的被安置的这套房屋,但他们却始终认为谢治与建德城投公司签订的《协议》是成立的,案件只有抱一线希望通过再审,让谢治的理说到极尽,才不后悔。
   谢治选择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后,一反此前一二审的“常态”,多次电话联系导报记者,透露浙江省高院派法官专门跑到他房屋被征用现场和被征用置换后的安置房现场,详细了解房屋被征用前后的情况后,说他所有的农村房屋已不具备居住条件,如果让他腾退已装修的惟一一处安置用房,全家将无以安身,于情不符……听得出,谢治对来自浙江省高院的人民法官充满期待。
   2017年10月26日,成为谢治人生转变的第一天——浙江省高院 《民事判决书》下来了。与以往生硬、拗口的法律文书不同,导报记者在这份长达8页的(2017)浙民再130号判决书上看到,情、理、法有机相融。判决书是这样写的:本案的焦点在于案涉《协议》是否成立及谢治应否向建德城投公司返还案涉房屋并支付使用费。根据一、二审认定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事项进行多次协商后,谢治在建德城投公司工作人员提供的《协议》上签字捺印后,按照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常规流程,将《协议》交由建德城投公司工作人员带回盖章,表明双方均有拆除谢治所有的房屋、并由建德城投公司对谢治进行安置补偿的意思表示。
   谢治在《协议》上签字捺印并将《协议》交给建德城投公司后,即按约腾空被拆迁房屋;建德城投公司也在收到收到《协议》的当天,将《协议》中载明的一处安置用房交付给谢治。前述行为表明,谢治作为被拆迁人已经履行《协议》中的主要义务;建德城投公司作为拆迁人,也对谢治进行部分安置,对此《合同法》第37条有关规定,实为合同成立。
   浙江省高院认为,即使建德城投公司在《协议》中填写的内容与实际不符,但在双方事实上履行《协议》载明的相关条款内容的情况下,建德城投公司再以应安置面积和附属物补偿与实际不符为由,主张拆迁安置法律关系未成立,于法无据。最终,浙江省高院认为谢治的再审申请于法有据,应予支持,判决谢治胜诉,一、二审案件受理费410元,全部由建德城投公司负担。

记者手记
   建德城投公司像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要征用谢治的房子,一纸协议先叫谢治签,但签算不算?要看建德城投公司自己感觉合不合算,不合算,就不盖章,协议就无效,这不是把法律当儿戏吗?就是这样一个正常人都明白的道理,可一、二审法院全部判谢治败诉。民告官难,难的不是没有法律,难的是有法不依。今天,浙江省高院向人民交出一份公正的判决,不仅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同时,也给一、二审法院的相关法官上了一堂生动的法律业务知识课。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