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杨福:用船模留住大海的记忆

已有2938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12-07字号:






    导报记者 陈余玉 文/摄
   大钓船(鱛船)、丹阳船、耆英船、双背船、英国五月花船……这些曾在航行史上留下辉煌的木制船,随着岁月流逝,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但是,有位船模爱好者,凭借自己兴趣和木制船特殊感情,让一艘艘昔日老船重获一个个“生命”。除无法供人乘坐和行驶之外,船上的舵、船舱、划桨舱位等一样都不少,其大小完全按照原来船只缩微。
   日前,《市场导报》(www.zjscdb.com)记者登门拜访船模制作者黄杨福,一位让人重温记忆“木船时代”的民间艺人。

难于割舍木船时代情结
   “爱好是一个人与生俱来天性。做船模或许是儿时梦想延续。”黄杨福言语间透露着对船执着和热爱。
   今年73岁的黄杨福是玉环市坎门街道里澳社区人,是个有着50多年“工龄”的老木匠。10多年来,他复刻精美船模40多艘,有的被收入上海中国航运博物馆、香港海事博物馆,有的参加上海世博会,还有的被企业购入图个“好彩头”。
   1995年,黄杨福和妻子去上海看望儿媳。期间,他们来到上海沪东船厂,只见几名造船师傅“叮叮当当”制作船模,他第一次看到船模——线条优美、比例均匀、窗户可开、帆可升降、锚也可升放……船模内结构跟真船一模一样。
   小时候,出身贫苦家庭的黄杨福早早结束学业就拎起了榔头和锯子。十多年的木匠手艺,让他在32岁进入玉环造船厂当上一名工人。当时,他自己设计、建造了一艘近千吨名为 “玉水12号”渔船。正是多年造船经验,为他往后制作船模打下良好的基础,大至船型结构,小至比例和系数,就像“公式”一样深深地印在他脑海中。
   性格使然,久藏心底的木船情结再次被唤起。
   “这种船我也能造出来!”回途中,黄杨福萌生了做船模的念头。他说,上海船模主要是观赏性内河运砂船为主,我想做咱们海边的结构性强航海船。“让别人也看看,咱海岛玉环古船是什么样子的!”
   尽管,他过去造过木船,毕竟按照主观意图设计的,而船模要求心灵手巧,要懂得立体几何和空气动力学知识。黄杨福开始琢磨:从分析图纸到设计方案,从选材料到切零件,从上胶水到黏合,从焊接到雕塑,从打磨到上色,从修整到点缀。一系列的繁杂工艺过程,他都一丝不苟。
   凭着儿时的扎实功底,这年年底,他纯手工制作了一艘按原型300∶1比例缩微的“双背船”,真实还原了船货舱、生活舱等各部件。没想到,船模完工亮相那天,竟赢得当地群众满堂喝彩。正是首次“试水”,为他往后走上制作船模路增添了满满的信心。

每艘“船”都蕴涵一段历史
   首艘船模成功制作,极大地鼓舞了黄杨福,也激发起他的创作欲望。此后,他的仿古船“驶”进香港海事博物馆和上海中国航海博物馆,并作永久的收藏品。
   在他那间简陋的工作室,满屋都是做“船”材料和工具,墙上挂着各种各样图纸,客厅内则陈列着成品船舶:扬帆起航的宝船、设有茶楼的画舫、威气十足的英国五月花战船……
   这些船大的2米以上,小的不到20厘米。船小 “五脏俱全”——不仅桅杆、船舵、船桨可以活动,船舱内设有小扶梯,船舷外吊着救生艇。一些渔船更是配备船篷、鱼篓、簑衣等“生活设施”。
   船架上,一艘古帆船格外引人注目。一根根线条流畅、通体锃亮的帆绳,由上至下层层叠叠排列成倒置扇状。令人叫绝的是,移开船上一座楼阁,便露出两块活动甲板,拉开其中一块,看到竟是空心的。
   “这是‘水密’,海上遇大风浪时,一个浪头打下来,只要将两块活动甲板拉严实,海水就进不了船舱。”提及这艘船模,黄杨福有些兴奋。
   有一年,加拿大有位船模爱好者来玉环“寻宝”,听说黄杨福家有船模,就前来拜访,希望他能将船模转让,并开出不菲的价格。可黄杨福至今没有为自己这些“宝贝”开过价,任凭别人出多少钱。“加拿大在过海关时,因外观精致,担心古物还被扣关遣回。”黄杨福笑着说道。
   “船模是海洋文化一部分,寄托人类对过去的美好回忆。”一边抚摸这些船,他一边得意地说,这些船都是自己对海洋生活的理解与追求。况且,他有个“怪习惯”,就是不会制作两艘相同船模。
   其实,每艘收藏着的船模,都承载着一段历史,一段人类在海洋航行史上留下的足迹。如耆英船是清朝时代的官船,浙江、福建沿海一带较多;“五月花”船是英国当年攻打美国的战船;“小钓”则是上世纪90年代前,玉环海洋渔业生产中主要捕捞工具,后逐渐被机动船所代替……

上海、香港博物馆纷纷上门“求宝”
   多年前,位于上海交通大学新中院的董浩云航运博物馆,从黄杨福手上要了一只船模展出。展览中,黄杨福的船模外观大气、结构精美,得到不少来客褒奖,许多人还向该馆管理员打听作者情况。
   2004年,黄杨福接到董浩云航运博物馆电话。当时上海交大正进行“郑和下西洋”学术研究,有位教授请黄杨福帮忙制作“郑和宝船”放入馆收藏展览。
   “刚接电话时,我还蛮激动,但‘郑和宝船’人们一直在探索,我根据自己对它的理解,翻阅一些资料后,向教授提出几种方案,他们都很赞同。”简单调研后,就花一个月时间绘制设计出图纸,得到对方同意后便开工制作。
   下料、拼装、抛光、涂油……光一个船模零部件就有上百种,帆、舱、锚、船板等部件和构造做工考究,均按大船样式缩小比例制成。大半年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船帆是我老婆去山上挖的树皮,反复晒染后,亲手剪裁制作,帆上的孔也是一针针凿出来的。”黄杨福说。
   如今,在董浩云航运博物馆,黄杨福的两件作品在众多船模型中鹤立鸡群,占据独特一角。此外,黄杨福作品还“住”进了香港海事博物馆。
   2005年,香港海事博物馆开业将近,工作人员登门拜访黄杨福,希望他帮忙修改苏州定做的一艘“郑和宝船”。
   “当时,我手上还在做一艘船模,因时间很紧他们想我把船改改,当时我拒绝了。”黄杨福说道,“他们没有任何图纸,只要求改一改卖给他们,这对一个博物馆来说太轻率,我没办法答应。”
   经过再三协商,黄杨福答应去苏州帮忙修改定做船。他将古代航海船细节、资料一一提供,木工们按照他指导意见进行修改,最终在开业前如期交出。“香港海事博物馆为表示感谢,开业时还专门发来请柬,邀请我们参加开业典礼。我还将自己制作的一艘大钓船船模赠送给他们,现还收藏在馆内。”黄杨福说道。

小船模更需慢慢细品和体会
   在自己的爱好中能够玩出品位,玩出成就,是件值得荣耀与自豪的事。对于这一点,黄杨福体会特别深刻。
   “从最先简单做船,到现在品船,这一步走了很长一段路。”交谈中,黄杨福随手拿起一艘战国古船的图纸。
   这艘仿古帆船,船上甲板用一节一节木条拼接起来,让许多外行看着有些不解,木条怎么会有些长和有些短呢?原来,战国时代造船是根据木料长短来制作甲板,有时碰巧选择木头长,制作甲板就长,反之就短。
   “船模是对真船真实缩微反映,其制作流程和造艘真正渔船没什么两样:先打造龙骨再刨割,拼接两侧船身,然后甲板、桅杆和驾驶舱等。这是个要求技术和艺术相统一的加工过程。”黄杨福感慨道,船模做成后,它不是一件简单工艺品,而是一件艺术品,这里面包含的不仅是船工技术,还包括船主人赋予它深层含义。需要你细细地品味,慢慢地体会。
   在黄杨福记忆,这辈子最好听的声音,莫过于制作船模时锯木和锤打声。受到丈夫的影响,黄杨福妻子李枝兰也学会船模制作,每艘船模船帆都是由她亲自“操刀”。“老黄每天要花10多个小时制作船模,我在旁边看着学了不少,刚好可以搭把手。”李枝兰一旁说道。
   “船里摆放要符合当时生活习惯,尺寸开关都要按照真实微缩。”黄杨福娓娓道来,制作船模要尊重历史,有些船的资料稀缺,也可以从书画古书中去摸索和探究。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精神矍铄的黄杨福,现在有个心愿:当初他因兴趣做船模,做着做着有了感情。如今他们这辈算是最后一批做船模人,传承人的越来越少。这阵子,他正谋划打造一个“秘籍”,将自己十多年来船模制造的经验写进书本里,让它们有机会一直传承下去,留住人类对大海的难忘记忆!

导报记者手记:
   船,对于浙江沿海的海岛人来说,是赖以维生的经济来源,是分离不开的交通工具,更是承载着无数人浮沉于大海的深刻记忆。
   曾经忙碌的港口如今只留下空旷和寂寞,海边的木船逐渐被淘汰和被取代,船模是制作者对大海至真至纯的爱意和对自己青春的致敬。如今,一代代船模手艺人逐渐消失,船模手艺也濒临绝迹。
   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船模手艺有人接力吗?还有人能代代相传又发扬光大吗?希望船模不要成为那一抹消失的遗憾。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