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浙江先行

作者:首席记者 夏燕 文/摄

已有641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12-26字号:


建德市莲花镇戴家村

   浙江乡村,有千万种姿态。竹海安吉、古城临海、养生莲都、离岛嵊泗……每个区域,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风景线。浙江乡村,有千百种可能。时至今日,它们正经历着从被城市化到乡村振兴的重大历史性转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浙江而言,这条振兴的路要怎么走?此前,在浙江省美丽乡村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上,“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几个目标的提出可谓开启了浙江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的新征程。

   “让农村成为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让农民成为一个美好的职业,让农业成为一个美丽的产业”
一个县域的美丽乡村建设样本
   12月19日,安吉县《美丽县域建设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地方标准规范在余村发布,这也是全国首个美丽县域建设地方标准规范。
   导报记者了解到,作为美丽乡村标准化建设的升级版,《指南》是在全面总结安吉县历年来美丽乡村标准化建设成果的基础上提升而来,总共包含了城乡建设、经济发展、生态环境、民生保障、人文发展、社会治理、绿色生活和长效管理8个部分122项量化指标。
   诚如《指南》,一直以来,在美丽乡村标准化建设方面,安吉都是全省的“排头兵”——
   2008年,安吉县委、县政府印发了《建设“中国美丽乡村”行动纲要》。
   2011年,当地正式启动“美丽乡村”建设工作,标准定为“生态美、村容美、庭院美、生活美、乡风美”。
   眼下,经过6年的发展,安吉已经逐渐形成了具有特色的美丽乡村建设发展模式:生态为本、农业为根,产业联动、三化同步,乡村美丽、农民幸福。当地的一些乡村,也因为美丽乡村建设得以旧貌换新颜。
   位于递铺街道的鲁家村一度是“脏、乱、穷”的代表。在美丽乡村建设中,鲁家村把家庭农场建设作为村里发展的主要内容,以“公司+村+家庭农场”的模式,启动了全国首个家庭农场集聚区和示范区建设。
   如今,鲁家村的土地流转年租金让每户村民平均有8000元左右的固定收入,而相应的休闲农业景区建成投运后,将直接产生300多个岗位,间接产生岗位超过500个,每年为当地村民增加工资收入超过600万元。
   一个事实是,休闲农业在满足城乡居民“望山看水忆乡愁”消费需求的同时,也让安吉乡村发展得以振兴。
   11月,安吉上墅乡龙王村的“今晚我在水电站值班”项目正式启动,这个项目保留了原当地的水电站机械设备,通过房屋结构改造,将水电站打造成一个集乡创示范民宿和小水电站展示馆于一体的乡村经营综合体,成功地实现了资源共建、共享。
   无独有偶。上墅乡董岭村是长三角有名的避暑胜地,农家乐有90多家,每年的菜品采购量在3000万元左右,于是村里依托农家乐集聚这一优势,成立了高山蔬菜合作社。这个合作社由村组织、农家乐业主、村民三方入股,把之前需要单独采购的蔬菜打包整体采购,既节约了成本,所得盈利还能在年底分红。
   在安吉人看来,乡村振兴其实就是一个个朴素愿景的实现,那就是:让农村成为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让农民成为一个美好的职业,让农业成为一个美丽的产业。

   “这些二维码好比每个垃圾桶的二代身份证,可用于垃圾溯源”
先行者的实践
   安吉,只是浙江乡村建设的一个缩影。
   导报记者了解到,从2003年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开始,浙江以“八八战略”为总纲,实现了从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到美丽乡村建设,再到深化美丽乡村建设打造升级版的跃迁。
   而随着 《浙江省深化美丽乡村建设行动计划(2016-2020年)》的实施和“产村人”融合、“居业游”共进的实现,浙江乡村面貌深刻变化,城乡距离逐步缩小,美丽经济更加多元,为率先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了可能。
   不难发现,眼下村容整洁已经成为浙江乡村的“标配”——
   近年来,以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为突破口,浙江不断拓展村庄环境综合整治和美丽乡村建设的内涵与外延,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三年行动、垃圾减量化资源化处理行动等相继施行。如今,走在乡野之间,大地青山与潺湲绿水相得益彰,通过垃圾分类、美丽庭院等创建活动,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正逐渐深入人心。
   一个典型的例子来自龙游大街乡贺田村。几年前,该村立足实际,创造性地探索出了一条农村环境整治的“贺田模式”。
   眼下的贺田村,街道秩序井然,房前屋后干净整洁。不仅如此,每个农户家的垃圾桶都有独一无二的二维码,二维码直接与一个名为“村情通”的APP链接,这些二维码好比垃圾桶的二代身份证,可用于垃圾溯源。
   建德莲花镇戴家村享有 “千岛湖前客厅”的美称。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推进,这个村已有85%以上的村民住进了沿山、沿溪、沿路拔地而起的别墅、洋房,36幢徽派建筑作为村里的中心村建设项目,总投资达3000多万元。
   在桐庐江南镇荻浦村,美丽乡村建设把闲置多年的牛栏 “变废为宝”,改造成牛栏咖啡馆,既保存了游客对农村乡愁的记忆,又注入了现代小资生活的时尚元素,成为独特的风景。
   除了村容整洁,浙江乡村的美丽,还被诠释为生产发展、生活富裕。
   “戴家民宿”是近几年戴家村逐渐打响的品牌,一共18家民宿,一次能同时容纳500人餐饮、150人住宿,并且,每家民宿都取了好听的名字。为了让游客吃到正宗的农家土菜,村民们还在家门口的菜地里种上青菜、扁豆、胡萝卜等蔬菜,研制出红烧猪蹄、酸菜鱼等特色菜品,梳理出不同季节的游玩路线。
   和戴家村类似,旅游同样成为荻浦村发展的一张“金名片”。
   据悉,将牛栏变身咖啡馆后,改变了当地农民的观念,不少人开始主动挖掘身边的商机。目前,村里的特色民宿有20多家,农家饭馆30多家,摊铺更是数量众多。
   乡村旅游在实现富农同时,也提高了农民的环保意识,荻浦村的垃圾分类、农业面源污染控制也开展起来,美丽乡村延伸到美丽经济,形成了良性循环。

   “乡村振兴是一项系统工程,任重道远,要从多个方面入手,系统设计和协同推进”
新征程开启
   可以说,近年来在乡村建设上,浙江已然打造了富有特色的典型样板。那么接下来,面对乡村振兴这个目标,浙江又将如何实现?
   11月,在全省美丽乡村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上,省委书记车俊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启了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的新征程,浙江要全面振兴农村产业、打造生态宜居的农村环境、塑造淳朴文明的良好乡风、加强乡村社会治理、创造农民群众的富裕生活。
   与此相对应的目标是:到2022年,全省一半以上县(市、区)达到美丽乡村示范县标准,30%的村庄建成美丽乡村精品村,1万个村建成A级以上景区,500万农户庭院创建成美丽庭院,美丽乡村建设工作走在全国前列,广大农民群众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乡村振兴是一项系统工程,任重道远,要从多个方面入手,系统设计和协同推进。”对此,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黄祖辉表示。
   在他看来,这中间,正确理念的引领、完善的治理体系、贴切的人文定位、适合的制度安排不可或缺。而相关的制度安排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工商企业和资本进入农业农村的进程中,要处理好不同产业主体、产业组织的关系,建立共赢机制。
   眼下,就产业而言,通过政策引导、搭建平台、培育典型等,一批具有较高知识水平、带着资本进入农业的人群已经成为驱动乡村振兴的生力军。
   比如胡伟宏。作为杭州葆元家庭农场有限公司的创办人,他投资5000多万元建成的鲜羊奶生产企业目前已成为浙江省美丽生态牧场,吸收了100多名当地农民就业。
   杭州人杨小鹏也是生力军的成员之一。从最初20亩4个品种的蓝莓种植示范基地起步,他的田间乐蓝莓有限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占地400多亩10多个品种的生态蓝莓园。不仅如此,杨小鹏还创新销售思路,把经营的产品从单一的蓝莓鲜果拓展到蓝莓饮料、蓝莓酒和蓝莓苗等深加工产品,市场销路越走越宽。
   沈杰曾是无锡物联网产业研究院的副院长。2016年,他回到家乡南浔菱湖创办了庆渔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如今,这家企业正以新技术重塑渔业生态——以水产养殖为切入点,应用物联网运营服务模式,解决水产品供给侧矛盾突出、技术和模式落后、产业链信息孤岛化严重、环境污染、农药残留严重等核心问题……
   统计显示,截至11月,浙江以“高知”为特征的“农创客”已有1600余人,其中80后、90后占88%,本科及以上学历占56%。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胡昊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