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晨阳:医生是智力活、匠心活、口碑活

《谈“心”》系列访谈之五

已有2702次阅读发布时间:2017-12-28字号:




    邵逸夫医院心内科主任专家 蒋晨阳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下称“邵逸夫医院”)心内科的主任医师蒋晨阳说,他在读书时曾希望做一名全科医生,因为消化科、神经科、呼吸科、外科…等等,每一科他都喜欢。
   1994年大学毕业后,他进入邵逸夫医院工作,在医院制度下最后选择了心内科,一干就是23年。在心脏和血管里动手术需要何等精细的操作?但这恰恰是蒋晨阳当时最中意的:“我解剖课得的是满分,手工也好。”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医生即匠人”。
   在蒋晨阳主任心中,医生分为四个层次:第一层是继承,用学到的知识救助、教育病人;第二层是发文,以创新科研影响同行;第三层是著书,即系统的发表学术观点,推动行业发展;第四层则是最了不起的,就是发明创造,将理论投入应用,造福人类。

研究创新,这个方向走对了
   蒋晨阳主任曾赴沙特阿拉伯国家卫队医院心脏中心、法国Bordeaux电生理中心等地接受心内科临床学习和介入培训。几年前,他得到去法国波尔多交流学习的难得机会,每天坚持宿舍医院两点一线,学术讨论一场不落,把国际最顶尖的电生理摸了个透。
   由于临床能力出色,蒋晨阳主任在2008年时就蛮有名气。他自己也笑称,病人在医院边上的小饭馆吃饭只要报他的名字还能打折。国内的医生很辛苦,休息的时间很少,无暇顾及科研。但蒋晨阳却坚持做科研:“我要改变,我要花时间做研究。现在证明这个方向是走对了。”
   正因为蒋晨阳和邵逸夫团队在学术研究这条路上的坚持,让他们在业内获得了现在的地位,如今邵逸夫的电生理不仅在全国取得了可观成绩,在国际上也有着一定影响力,其论文被国际学术会议多次引用。

如何看待器械介入治疗?
   蒋晨阳主任说,现在的医学不仅是缓解病人的痛苦,而是让病人恢复真正的健康。他为病人提供的是一套完整方案,除了手术,还包括如何在术后回归家庭、回归社会,如何成为一个正常人。
   蒋晨阳主任介绍道,像心脏再同步起搏器、治疗心肌梗死的PCI技术、通过特殊电磁波消除心脏病灶的射频消融术,以及起搏器植入术等,这些都已成熟应用于临床。“像安装心脏支架治疗心绞痛,比以前任何药物都好,立竿见影,已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像导管消融这种微创手术,今天做明天就能回家正常上班了。”
   蒋晨阳主任表示,希望这些技术老百姓们都能知道。“只要病人具备适应症,哪怕他的经济状况欠佳,也有义务告诉他这种治疗方法。”病人有知情权。

器械费用多少钱?能进医保吗?
   目前,房颤手术的费用已经进入医保,但医保的支付能力还没达到全部支付的程度,故而一半需要由病人自付。房颤手术的具体费用大约在六至七万元。
   “我们也在想怎么能把费用给降下来。但房颤手术需要很多高科技的器材,因为研发成本高,所以价格也高。真心希望国产医疗企业能够迎头赶上,把耗材费用进一步降下来。同时,在老百姓的治疗费用过高时,希望医保能够给予更多的补贴。”蒋晨阳主任说。
   而起搏器的价格,和早些年相比则大幅回落。最早在人均年薪一万元的时代,一台单腔起搏器的价格是3万,不吃不喝要工作三年才装得起。现在起搏器的价格没有涨,居民的工资涨幅显著,装起搏器再也没有天文数字费用的感觉。

医生是智力活,也是口碑活。
   “大部分医生都有道德底线的,都是为了帮助病人。病人既然选择他,就要绝对相信他,让他的医术发挥到极致。”蒋晨阳主任说:“医生是智力活,也是口碑活。”
   “经常有基层医生介绍病人来评估是否需要做导管消融手术,我们看了觉得不需要做的,做了病人获益不大的,就一定不做。我们有自己的尺度。”蒋晨阳主任表示,只有在病情确实对病人生活造成影响时,才会考虑为病人动手术。
   曾经有一次,有位病人只是遭遇第一次房颤,就慕名前来要求手术。蒋晨阳主任详细了解病情后对他解释说:“未来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房颤,也可能还会房颤,还可能下一次房颤在十年之后。发了第二次再说,不发就没有必要做,也不需要服药。”当时,这位病人一听说不用做手术,开心坏了。
   在采访的最后,被问到做医生什么时候最高兴时,蒋晨阳主任坦言:“手术成功、病人被救回来的时候最高兴,而不是什么收红包的时候。而且恰恰相反,病人送红包这种行为,给医生的压力特别大。”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胡昊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