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翻拍,冷饭炒出新花样?

作者: 首席记者 夏燕

已有329次阅读发布时间:2018-01-12字号:



   在我国古典四大名著中,《西游记》恐怕是被翻拍最多次的一部了,这个超级IP承载了无数人童年时的美好回忆,多年来频频被国内外重新演绎。
   2018年开年,一波《西游记》改编热潮再度袭来——就国内而言,除了即将上映的电影《西游记女儿国》,有消息传出经典电视剧《西游记》也将被重新翻拍。国外也不例外。韩国的TVN电视台,最近推出了一部根据《西游记》改编的电视剧《花游记》,还一度打破了该台的首播收视纪录。
   那么,如此多的演绎,是否将这碗“冷饭”炒出了新花样?不妨来看一看。

国内:热度不减
   最近,即将在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西游记女儿国》发布了最新的主题曲,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
   这部由星皓影业有限公司出品的魔幻电影,由郑保瑞执导,郭富城、冯绍峰、赵丽颖、小沈阳、罗仲谦、林志玲、梁咏琪、刘涛等人领衔主演,讲述了唐僧师徒四人在取经路上与妖魔斗智斗勇的故事——
   师徒四人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
   早在去年年底的电影之夜上,该片就被评为最受期待的年度电影之一,热度可见一斑。
   而电影之外,今年电视剧版《西游记》也即将被翻拍。据悉,新版《西游记》预计在2018年开机、总投资达5亿。导演黄祖权表示,新版《西游记》将真正演绎九九八十一难,做一部有份量、有厚度的时代作品。
   “《西游记》原著是一部具备怪、力、乱、神四元素的神魔小说,是东方新魔幻主义的天然题材库,具备影视化的先天优势,能够激发影视人创造多种奇观,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以及工业体系下,原著依旧有视听语言革新创造足够的空间。”他称。
   而据悉,除了将《西游记》作为开启“神话宇宙”体系的重要篇章,接下来该团队还将打造《哪吒大战孙悟空》(《哪吒》三部曲)、《西游封神》、《天庭危机》等中国神话超级IP系列。

国外:脑洞很大
   除了国内,国外对《西游记》这个IP的兴趣同样相当大。最近,韩国TVN电视台推出了一部电视剧,收视同时段第一不说,还创下TVN电视剧首播的最高纪录。
   不过,这部《花游记》虽取材于小说《西游记》,人物都在,故事却有了变化:齐天大圣孙悟空依然是桀骜不驯的作风;沙悟净少言寡语,哪怕上千年过去当上了会长,在他嘴里依然惜字如金;可爱的猪八戒,搞怪耍宝的style始终没变。至于唐三藏,在得道之前是一个普通的和尚,世世轮回中谁都不知道他会转世成男的还是女的,而在今世,他则投胎成了女人,在凡间同鬼怪做斗争,孤军奋战,拯救苍生。
   从目前的播出情况来看,虽然每集90分钟的体量堪比一部小电影,但剧情节奏却一点也不拖沓。可以说,这部剧虽然套的是《西游记》的“壳”,但内里已经和原著大相径庭。
   其实,类似这样的改编翻拍在国外已经是屡见不鲜。
   上世纪70年代,日本人就翻拍过《西游记》,剧中三藏法师由当红女演员夏目雅子出演,此后,日本所有《西游记》电视剧中的唐僧几乎全由女性扮演。2006年的同名电视剧,堪称日本翻拍《西游记》阵容最强大的一次。彼时,为了显示孙悟空腾云驾雾的看家本领,剧组还专门在日本羽田机场举办记者会,并史无前例地在一家波音777飞机机身上绘出孙悟空造型,将其命名为“JAL悟空喷气机”。
   再有就是去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国王的演讲》制作团队也投资拍摄了一部根据 《西游记》打造的电视剧《美猴王传奇》,预定2018年面向ABC澳大利亚,TVNZ,Netflix播映。这部剧集根据《西游记》原著、《西游:降魔篇》、《西游:伏妖篇》改编,制作方表示《西游记》已经成为全球流行文化,他们将重新打造西游记元素,比如将魔法与现代世界融合,展现英雄们的爱恨情仇。

为什么是《西游记》?
   一直以来,《西游记》这部距今400余年的明代小说,就像一部孜孜不倦的“永动机”,创作出一部部大小不一、良莠不齐的影视作品,又像一只鲜黄的硕大橙子,人人都要从它身上榨得一杯橙汁一饮而下。
   作为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不如《红楼梦》悲凉之雾遍被华林,不如《三国演义》政治诡谲风云变幻,不如《水浒传》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它的故事主线也非常简单,甚至可以由一句话概括:“唐僧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但其改编次数与频率,却远远高于其他三部名著。这到底是为什么?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西游记》之所以被不断翻拍,原因可谓多重。
   人物众多,性格丰富是一方面。一心向佛、慈悲为怀的唐僧,火眼金睛、嫉恶如仇的孙悟空,好吃懒做、憨厚单纯的猪八戒,任劳任怨、忠心护主的沙和尚,狡诈阴险、变化多端的白骨精,狂妄自大、野性难驯的红孩儿……吴承恩用绮丽的想象和饱满的笔墨创造出取经的师徒四人和路上大大小小近百个妖怪,可谓各个脾气、性格迥异。
   不仅如此,《西游记》描绘了一个“东方魔幻乌托邦”,说的是人与妖魔鬼怪的故事,没有具体的年代。这样一来,编剧和导演可以不受历史背景的羁绊,改编起来比一般作品具有更大的开放性和包容度,极大地增添了发挥的空间。
   另一方面,受众广阔。《西游记》是家喻户晓的名作,情节故事老少皆宜,在中国,没有人会不知道“猴哥”,孩子们爱听它的故事,早在人物“周边”市场兴起之前,大街小巷就出现了形形色色有关孙悟空的初级“手办”。
   正因为这种家喻户晓,就省去了普通IP前期宣传造势的成本,并且能够打开范围不小的市场。这就好比一块超市加工过的“半成品”,电影人把它买到手后,只需稍稍加以制作就可“出锅”见客,卖相也不会很差。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