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建军:医生有一天也会成为病人

《谈“心”》系列访谈之六

已有2347次阅读发布时间:2018-01-12字号:


台州医院心内科的主任医师 江建军

   在医疗设备日益先进的今天,人们对心血管方面的疾病不再束手无策:心脏血管堵塞,70%以上可装支架;心律失常,左右心室收缩不同步可装起搏器,房颤病人可装除颤器,能以微创手术治愈和减轻痛苦这是现代人最大的幸运。然而,今天的医患关系有因此比起从前更和谐吗?
   年逾6旬、从医30多年的江建军教授,是台州医院心内科的主任医师。他被问及此处时真诚的表示:“希望大家相信我们,因为医生有一天也会成为病人。”

过去与现在,医生与患者,信任与选择
   1991年,江建军主任于温州医学院毕业。在他进入医院的最初2年,诊室里没有空调,他每天为病人看诊时都是大汗淋漓,像蒸桑拿似的;还有半年的急诊,每天都是24小时待命,每次都只有一个值班医生,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但当时的江建军却毫无怨言。
   三十年前的医疗技术远不如现在先进,但当时医患之间的那份信任却十分动人。江建军主任曾经遇到过一对老夫妻,一直令他记忆深刻:“还记得20多年前,我给一位高龄病人做好手术后,他老伴第二天给我送了一小篮土鸡蛋表示感谢,鸡蛋上还粘着草渣,说是给我补身体。因为这台手术,我从那天下午2点开始,一直做到了夜里11点。”
   像这样暖心的例子还有很多。20多年前的一个大年三十,医院里有15位病人需要住院观察,江建军主任就在医院里陪着他们一起过年。虽然没有家人的彼此陪伴,但医患之间却可以互相取暖。选择从医,就是选择了一种以忙碌为常态并肩负生死重任的人生。这条路上的人离名利富贵很远,离现实困难很近,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信任他们?

参加学术会议辗转70小时,带回植入设备挽救病人生命
   1991年,江建军主任得到去北京深造的宝贵机会,而向胡大一教授学习“起搏电生理”的这段经历也对他的从医道路有着重要影响。正是这半年的学习,让江建军主任深入了解了起搏器的医学原理和植入技术。
   二十多年前,飞机,高铁不似现在发达,远程交通极为不便,但江建军主任却愿意为了参与学术会议而奔赴千里。1992年中华心血管专业会议在四川成都召开,江建军主任为了参加学习,从上海出发坐了48小时硬座赶到成都,又坐了2小时的三轮车才赶到会议现场。
   会议结束后,江建军主任从现场带回了2台起搏器,价值数万元。他拎着两台沉甸甸的宝贝,又坐了48小时的硬座返回上海,在上海火车站等了7个小时才坐上赶回临海的车,从上海到台州临海又有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就这样,经过近70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江建军主任将带回的设备第一时间送到手术台,成功挽救了两位病患的生命。

93岁老人生命中的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起搏器
   在江建军主任几十年的从医生涯中,就有一位现今93岁的特殊病人令他都敬佩不已。这位老人在69岁时因传导阻滞而导致心脏问题,因为药物达不到理想的治疗效果、同时又要保证老人的生命安全不受猝死威胁,江建军主任建议他安装一台当时最先进的单腔起搏器。28年前的起搏器还是新生事物,而且体积也比较大,但这位老人却很有气魄的接受了江建军主任的建议。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江建军主任感叹:“这位老人是一名来自玉环的教师,是个很有文化的人。他除了心脏传导阻滞导致的心律失常外,其他身体状况都挺好。但那时候,心脏起搏的技术难度较高,尤其是穿刺技术比较落后,必须通过开刀寻找静脉再把管子插入,有时候甚至要在身上开好几个刀口。所以在那个年代安装心脏起搏器的病人真是需要很大勇气。“
   就在几天前,这位已经93岁高龄的老教师,刚好来找江建军主任更换他的第4枚心脏起搏器。经过22年的配合治疗,他与江建军主任像是一对老友,见面无需多言。这一次,他说了一句话:“江主任,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麻烦您了,应该不会再换下一个了。”

房子涨价了,白菜也涨价了,起搏器的价格呢?
   对于专业医生而言,心脏起搏器植入只是很小型的微创手术。用江建军主任的话来说,“现在安装一个心脏起搏器,其手术失败的概率和飞机、火车失事的概率差不多。”
   那么费用问题呢,心脏起搏器真的那么贵吗?对此,江建军举例说:“三十年前,一台单腔起搏器的价格是16000~20000元,双腔起搏器是40000元,当时台州一套百来平方的房子只需34500元。而现在的起搏器,价格上浮幅度很小,却在功能、尺寸、电池寿命上都有了质的飞跃。大家想想这样算涨价吗?当年人们平均寿命是多少,现在又是多少?“
   在这个大到房子、小到白菜都在蹭蹭涨价的时代,有几套房真的不重要,自己与家人的生活质量最重要。感谢医疗科技的进步,让人们能以和三十年前差不多的诊疗价格,享受着被大大延长和拓宽的美好生命。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