锈蚀之殇

已有2195次阅读发布时间:2018-01-12字号:




调查通讯
书名:
《锈蚀:人类最漫长的战争》
作者:
[美]乔纳森·瓦尔德曼 著孙亚飞 译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郑从彦/文
   在19世纪,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短篇小说艺术大师契诃夫曾哀叹“不请自来的,唯有熵”;而在21世纪,著名的畅销书作家与环境调查记者乔纳森·瓦尔德曼在处女作《锈蚀:人类最漫长的战争》一书中对“锈蚀”的描述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几乎所有的金属都容易发生腐蚀。锈蚀通常会导致可见的痕迹:钙会变白,铜会变绿,钪会变粉,锶会变黄,铽会变褐,铊会变蓝,钍会变灰再变黑。锈蚀把火星都染红了,而在地球上,它则造就了大峡谷、红砖和墨西哥瓷砖那血一般的颜色。它是个残忍的敌人,从不休息,同时在不断地提醒我们:金属就跟我们一样,无法永生。”只不过,熵意味着“能量退化”,而锈蚀则成为了“人类最漫长的战争”。
   在科学技术已经非常发达的今天,人类在这场毫无硝烟味道的战争中,并没有取得非常明显的胜势。因为我们抗击锈蚀的方法大同小异,所以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锈蚀正悄无声息地吞噬着世界上有限的资源。乔纳森·瓦尔德曼正是发现锈蚀拥有的巨大破坏力,于是以锈蚀为切入口,讲述其通过作用于金属进而影响人类文明发展的趣味史。
   正所谓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锈蚀和战争一样,都具有漫长且复杂的历史。战争改变了社会的属性,而锈蚀则造就了现代社会的很多结构。战争暴露了人性残暴、黑暗、自大的一面,而锈蚀也在不同程度上反映着现代人类的诸多恶习,如贪婪、骄傲、烦躁和懒惰。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大概也是一个没有武器的世界,而一个没有锈蚀的世界大概也是一个没有金属的世界。作为人类文明的参与者和见证者,锈蚀可以看作是人类历史的另一面镜子。
   当然《锈蚀》一书也是作者乔纳森·瓦尔德曼的一面镜子。从阅读此书的过程中不难发现,他拥有作家必需且出色的叙述技巧,具备媒体人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再辅以活泼诙谐的文风,可以说他将锈蚀的产生和发展历史、对人类生命和财产造成的影响,以及人类与锈蚀斗争的过程,描摹得扣人心弦且惊心动魄。
   作者从自家锈透了的帆船开始,一边享受着锈蚀闯进生命的那一份喜悦,一边体验着掘开人类墓穴的那一份哀愁。从“自由女神除锈战”的叙写中,作者让读者们见识了美国人与锈蚀搏斗的真切和持久,也让读者领略了自由女神像所处时代工程与艺术的伟大融合。从“当锈蚀入侵易拉罐”的叙写中,作者冒险卧底全球最大的易拉罐厂家,一面揭示饮料其实是电池酸液的真相,一面揭露大罐商潜规则表演的的丑陋行径。从 “一座炼钢厂的慢性死亡”的叙写中,作者开启了生锈禁地的大冒险之旅,既回忆了锈蚀之前的辉煌,也吟唱了锈蚀之后的挽歌。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乔纳森·瓦尔德曼总是敢于冒险,甘于突破,乐于尝试。让读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看待锈蚀吞噬下的人类生活。
   锈蚀如同空气一般,存在于世界的每一块土地;又像幽灵一般,马不停蹄地摧毁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样金属它都不放过,每一样金属都留下了它的印记。它是如此地“公平公正”,又是如此地残酷无情。人类的发展和进步是如何不可避免地受到锈蚀的牵制,在《锈蚀:人类最漫长的战争》一书中,相信读者总能找到理想的答案。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