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发展,浙江勇当排头兵

作者: 首席记者 夏燕/文

已有1001次阅读发布时间:2018-01-30字号:


   “2017年,浙江全省生产总值迈上5万亿台阶、财政总收入跨入1万亿大关,发展方式发生根本性转变。”这是今年省“两会”上透露的一个讯息。而和这种转变密切相关的一个词语,就是高质量发展——
   导报记者留意到,从去年的十九大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浙江省委经济工作会议到今年的省“两会”,它都是一个备受关注的高频词。
   而事实上,浙江一直都是高质量发展的践行者。近年来,正是秉持着这样一种发展理念,浙江经济逐渐实现了从总量扩张向结构优化的转变。如今,面对新时代、新征程,根据十九大报告精神、省“两会”政府工作报告聚焦聚力高质量发展,更已成为浙江保持经济发展优势的关键所在。

“在浙江,创新驱动的力量,还体现在对传统动能的修复上”
一次动能变革
   高质量发展,路要怎么走?动能转换无疑是根本路径。
   导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浙江通过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修复传统动能,增添新兴动能,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等,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不断增强。
   都说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在杭州,作为国家级高新区的滨江,其定位一直瞄准着“高”和“新”。除了集聚创业人才作为“种子”,这里还有创业所需的各种“土壤”、“阳光”和“水”——
   缺资金,滨江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缺团队,专业人士帮忙组建;缺经验,有创业导师团解疑释惑……时至今日,滨江已然形成了集产业链、投资链、创新链、人才链、服务链于一体的创新创业生态。
   在浙江,创新驱动的力量,还体现在对传统动能的修复上。
   很多人或许还记得,G20杭州峰会曾经出现过一只网红包。它的生产商力高控股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箱包生产企业之一,年产箱包1800万只。
   董事长陈晓军介绍,这只网红包里其实包含了很多看不见的创新细节,比如使用了制造降落伞的材料,强度更高,重量更轻;比如肩带运用人体工学设计,和身体贴合度高,背久了也不容易累;又比如能背能拎,放在腿上能当临时打字桌,困了还能当枕头。
   事实上,正是这种创新精神,让力高从县城里一个简单的代工贴牌厂,走上了全球化创新发展之路。而去年底,力高又和国际知名工业设计机构“金圆规”合作,携手打造桐庐国际箱包智慧产业园,以期为传统产业插上腾飞的翅膀。
   诚如箱包行业的转型,推进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一直是浙江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工业强省、制造强省的重要抓手,也是加快新旧动能接续转换,振兴实体经济、实现转型发展的战略举措。
   去年6月,《浙江省全面改造提升传统制造业行动计划(2017—2020年)》出炉。《计划》称,将通过4年的努力,切实打好政府引导搭台、企业主体运作、全球精准合作、内外并购重组、推进股改上市、政策资源保障等改造提升组合拳,实现重点传统制造业在国际产业分工和价值链中的地位明显提升,基本建成全国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示范区。
   而在产业结构升级的大背景下,浙江传统制造业向技术密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高端产业升级的趋势愈发明显。
   传统动能不断修复,新兴动能同样活力迸发。
   统计显示,通过深入推进腾笼换鸟、机器换人、空间换地、电商换市等,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和文化产业已经成为浙江八大支柱产业,其中信息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到GDP的8.4%,全省高新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提高到40.1%、38.8%和22.9%。

“坚决打破拖累转型升级的‘坛坛罐罐’,显示的是浙江调结构的决心”
一场结构调整
   高质量发展,路要怎么走?结构转换不啻是主攻方向。
   事实上,浙江很早就意识到了供给不均的问题,通过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到“四换三名”、低小散整治等转型升级组合拳,在破、立、降上下功夫,努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进而夯实浙江经济质量优势。
   坚决打破拖累转型升级的“坛坛罐罐”,显示的是浙江调结构的决心。
   有调查表明,近年来,浙江有30%以上的县域工业企业存在产能过剩问题——只有做好低端低效产能的“减法”,才能为先进产能腾出发展空间。
   此前,以治水为突破口的转型升级系列组合拳一出,政府对江河水质制定出标杆尺度,所有企业和产业都开始遵循这一标准,或转型、或升级,找寻应对之策。不仅如此,配合要素市场化改革,浙江还找到了倒逼转型的制度设计。
   导报记者留意到,一直以来,浙江始终坚定不移地淘汰高污染、高能耗、高风险、低效益的落后产能,以旧换新发展新经济,也真正得以甩掉 “坛坛罐罐”,迈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统计显示,2017年,浙江“去产能”、“去不良”、“去污染”、“去违建”取得显著成果,其中处置404家“僵尸企业”,淘汰2690家企业落后产能,整治4.7万家脏乱差小作坊;不良贷款率由2.17%下降到1.64%。
   去产能,直接带来了行业竞争力的提升。
   一个典型例子来自“中国袜业之乡”诸暨大唐镇。这里的袜业正是在一场以 “一增一减”为核心的产业转型升级中焕发了新生。据悉,通过去产能,该镇淘汰了各类老旧袜机,使袜业生产走出家庭作坊模式,同时,又以大唐袜艺小镇建设为龙头,加大投资实施技术改造,提高设计能力,有效提升了袜子的附加值。
   除了自身经济结构的再升级,浙江在去产能的过程中还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引导去产能重点行业对外合作和有序转移,在全球范围内优化资源配置和产能布局。
   比如,在国内玻纤产能过剩之时,民企巨石集团便走向海外,在埃及投资设厂,产销比超过100%,产品供不应求。
   “破”的同时,还有“立”和“降”。
   记者了解到,围绕“立”字,去年以来,浙江掀起了一股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热潮,统计显示,2017年1月至10月,全省十大传统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26.9%。
   至于“降”方面,浙江在全国率先停征地方水利建设基金,并全部取消省定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成为全国最早实现省定行政事业性收费 “零收费”的省份之一。而去年1月至9月,全省共降低企业各类负担和成本920多亿元。

“过去一年,‘最多跑一次’改革无疑是环境转换的最好注解”
一番环境转换
   高质量发展,路要怎么走?环境转换可谓重要保障。
   围绕此,浙江提出的目标之一是:充分发挥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作用,着力营造有利于高质量发展的市场环境、法治环境、政务环境和舆论环境,持续激发和释放微观主体活力。
   导报记者注意到,过去一年,“最多跑一次”改革无疑是环境转换的最好注解。
   2016年12月,浙江首次提出实施“最多跑一次”改革——群众和企业到政府办理一件事情,在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受理条件时,从受理申请到形成办理结果全过程只需一次上门或零上门。
   去年2月20日,省政府出台《加快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改革思路,并确定了时间表、路线图和任务书。
   自此,浙江各部门、各市县均以改革发展排头兵的姿态,自我加压,倒逼转型,并且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怎么让“最多跑一次”改革跑出加速度,怎么让人民群众有足够的获得感。
   截至2017年底,浙江省级“最多跑一次”事项已达到665项,设区市本级平均达到755项,县(市、区)平均达到656项,全省“最多跑一次”实现率达到87.9%,办事群众满意率达到94.7%。
   “从群众最渴望解决、最难办的事情上改起。”这是浙江推进“最多跑一次”的出发点。“最多跑一次”的实质,是倒逼各级各部门减权、放权、治权,从服务、政策、制度、环境多方面优化政府供给,集中力量把该管的事管好、该服务的服务到位,如今,它已成为浙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效制度供给。
   上述之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同样是浙江高质量发展的着力点。
   海拔1300多米的安吉上墅乡董岭村,常年气温22℃,环境优美,村里的农家乐多达80余家。不久前开始,外地游客还能在村里买到安吉各地的土特产。
   “去年,我们村的游客人数达14万人次,旅游收入1500万元。”上墅乡董岭村党支部书记王文贤说。
   像这样产业融合的例子在安吉可谓比比皆是。导报记者了解到,眼下在安吉,生态文明建设已经全面融合、渗透到了一产、二产和三产中,美丽环境转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美丽经济,老百姓也得以乐享持续释放的生态红利。
   诚如安吉,一直以来,浙江以绿色发展牵引推动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用生态理念发展农业农村,推动生态优势向经济优势转化,绿水青山成为经济发展重要资源,休闲农业、乡村旅游在浙江得到蓬勃发展。
   不仅如此,浙江还提升绿色融合发展水平,把特色小镇作为践行绿色发展的重要载体,突出功能融合,高标准编制产业、旅游、文化、社区“四位一体”,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的建设规划,使之成为融合发展、绿色发展的新空间。
   如今,有序发展的小镇经济已成为浙江经济的新板块、新动能、新亮点。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胡昊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