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击假货

阿里打假特战队工作纪实

作者: 导报记者 于倩

已有896次阅读发布时间:2018-02-09字号:

   “要像治理酒驾一样打击假货”“让制假售假者痛”!在2月7日举行的发布会现场,阿里巴巴集团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叶智飞关于“阿里打假特战队”的工作介绍打动了很多人。

典型案例:
大山里查获百万粒非法减肥药
   “小绿”、“小粉”曾是之前网上大热的减肥药,然而,通过鉴定发现,这类让很多爱美女孩趋之若鹜的减肥药,含有西布曲明等有毒有害成分。这种中枢神经抑制剂,具有兴奋、抑食等作用,它有可能引起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厌食、失眠、肝功能异常等危害严重的副作用,在德国、美国、意大利等地导致数十人死亡而被许多国家禁止使用。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大数据分析发现,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的犯罪嫌疑人朱氏姐妹有重大嫌疑,她们利用微信、淘宝店的途径,大量销售该减肥药,该减肥药波及面和受害群体广泛。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向湖南公安机关移交线索后,娄底市公安局开展侦查。通过循线侦查发现,其购进的减肥产品是通过联系安徽淮北的上线,再由河南尉氏县发货 (河南尉氏县还有不同的上线,其中从湖南安化县购进的减肥产品就销往了娄底市),侦查员逐步掌握了安徽淮北的嫌疑人吴某某(女),尉氏县张某某,安化县吴某某(男)的相关信息,生产窝点藏匿在安化县柘溪镇的大山里面。
   对该团伙犯罪网络清晰后,在阿里巴巴大数据信息支持下,于2017年7月19日三省四地的专案组对嫌疑对象同步收网,抓获涉案人员5人,在安化的生产窝点查获各类减肥胶囊近百万粒,缴获胶囊填充机、封口机、日期打印机、包装机、电子秤等加工工具。
   犯罪嫌疑人吴某某(男)交代,他为了牟取利益从2017年年初开始就特意在安化县的大山里面租了这个窝点进行减肥胶囊加工,加工的减肥胶囊再通过网络销往全国各地,销售的减肥胶囊近百万粒。各地的购买者将购进的减肥胶囊进行二次加工包装后,冒充各种减肥产品再以高价,通过网络销售到全国各地,涉案金额巨大。
   其中在河南落网的张某某就是从上家购进减肥胶囊私自设计为“小绿”“小粉”等减肥产品从广东、金华购进外包装包装后在网上销售涉案金额达两百余万元。淮北的吴某某、娄底的朱某某等人就是三四级下线,她们将购进的减肥产品又通过网络销往全国,涉案金额巨大。

互联网之痛:
“打假地图”破解互联网打假痛点
   连根拔起制假售假者,这只是阿里协助相关部门破获的其中一起案例。像这样的案例,在发布会现场以展板的形式还发布了很多。据浙江省商务厅副厅长、省打击侵权假冒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徐高春介绍,互联网领域打假,信息不对称,够不到、打不准是困扰政府部门的“痛点”。而阿里通过整合平台交易、物流和发货退货、举报投诉等多维数据,运用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确定涉假网店的地理分布图,形成“打假地图”,向13省(区、市)政府部门分批推送涉假线索,并协助提供线索落地、协助查处等服务,这种政企协作模式,极大地提升了打击精度。
   据叶智飞介绍,过去两年多时间里,阿里打假特战队和云剑联盟的合作,取得了丰硕成果,也让网络假货治理取得历史性突破。根据今年1月10日发布《2017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俗称“《打假年报》”),过去一年中,阿里打假特战队已与全国23个省执法机关开展线下打假合作,利用数据技术优势,累计向全国执法机关推送涉假线索1910条,协助抓捕涉案人员1606名,捣毁窝点数1328个,涉案金额约43亿元。
   “大量案例充分显示出当下网络假货治理过程中,大数据技术已成巨大推动力。”叶智飞表示,当时阿里面临的问题是,平台上即使能够发现假货,但最严厉的处置措施就是不许销售,而不能进行线下打击;受阿里平台打击后,售假者也会流窜到其他渠道,没办法净化整体消费环境。于是,阿里通过和浙江省公安厅合作,用大数据分析梳理可能存在假货制售点的线索输送给执法机关,开展专项打击。

喜忧参半:
售假者转移阵地加强隐蔽能力
   然而,在严厉打击之下,售假者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浙江制售假货数量下降了,但是周边的多了,出现假货外移的情况;各地政府之间也因跨地域存在协作难题。云剑联盟成立后,加入联盟的执法机关越来越多,如今已扩展到13个省,工商、质监、食药、公安、海关等都加入了这个阵营。随着阵营的扩大,阿里协助打假的成果也越来越多。
   然而,云剑联盟对网络假货的高压目前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多年来的努力,从“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假货”到“让制假售假者痛”成果颇丰,忧的是,打而不绝的问题依然存在。一个原淘宝店家在网上发帖说,由于淘宝对假货下手太狠,导致他不得不转向其他电商平台。
   2016年,阿里巴巴对18万个网上疑似售假店铺做了关闭处理,发现这些店铺基本掌握在数以千计的制售假团伙手中。2017年,被关闭的网上疑似售假店铺数字是24万个,数据分析发现,有相当部分售假分子店铺被关闭后,改头换面重新售假,且基本集中在全国多地的区域性、行业性、领域性假货带上。多地执法机关的实地打击案件也印证,假货源头并未根除,反而分工越发细致,反侦察和隐蔽能力不断加强。
   阿里同时也发现,各地制售假团伙为攫取利益、逃避打击,跨国境跨平台流窜现象日益严重:一些制售假分子向微信朋友圈、微商等多个社交平台及京东等其他电商转移;另一些制假分子则尝试搭建海外网站,通过FACEBOOK等社交平台引流售假。

阿里呼吁:
更多力量联合治理治理假货
   假货源头打而不绝,背后反映出现行相关法律或者执法、司法现行实践和标准,已难以适应打击此类犯罪迅猛发展的现实需要。制售假成本低、执法成本高、绝大多数制售假处罚难以达到“让售假者痛”的治理效果,其结果就是“违法犯罪分子笑死、痛恨假货的人急死、执法办案人员累死、消费者哭死”。
   比如,2017年9月,西部某省公安机关在阿里大数据协助下,破获一起公安部督办特大调味品案,警方跨多省缴获数十万袋假冒调味品。该案主犯师某之前在一家正规调味品厂从事打假工作,曾配合当地警方打击过假冒该品牌调味品的制售窝点。在高额利润诱惑下,师某转而制假,2006年、2011年,其两次因参与制售假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均被取保候审,直至2017年因制售假“三进宫”。
   “多年来的打假斗争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不能有效进行线下源头打击,降低制假售假入刑门槛,打假事业有可能会陷入僵局,所以我们迫切需要扩大盟友,寻找新的打击方式,根除这一毒瘤!”叶智飞表示,目前阿里与全国20余个各级工商、质检、食药监及公安等执法机关签署共治协议。2018年阿里还会和更多政府执法部门一起,以信息化和“大数据”应用为支撑,建立常态化的政企合作机制,强化源头防范和综合治理,发挥政企联防联控联打的示范效应和带动作用。同时,阿里打假特战队也会扩大地域协作,继续深挖假货源头,协助执法机关,对造假、售假行为进行全链条打击;与云剑联盟之间的协作机制、法律研究等,也将有新举措,期待社会各界的支持与监督。
来源:市场导报 编辑:潘锋
分享到: